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最新章节,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是由著名网文作者走马看灯花所著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不能有师父吗?!”暮沧雩眉头微颦。她这三年里再怎么不济,也只是这三年里的事情。三年前,她可不是这样的。药庐长老似乎也想到了。“那你三年前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师父怎么不来救你?!”要换做是他,绝对掀了……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最新章节,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免费阅读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 免费试读

“我不能有师父吗?!”暮沧雩眉头微颦。

她这三年里再怎么不济,也只是这三年里的事情。三年前,她可不是这样的。

药庐长老似乎也想到了。

“那你三年前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师父怎么不来救你?!”

要换做是他,绝对掀了暮族!

暮沧雩沉默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曾经也想要知道。

三年里一千多个日夜,她从最开始的自我安慰到后面的自我怀疑。

她在害怕,怕她的师父也相信了那些人的说法,对她失望。

讨厌她,厌恶她,放弃她,甚至是想要让她死。

每每想到这些,她的心便冰凉得厉害。

那些绝望和失望一遍又一遍的升起,再一遍又一遍的被她压下。

直到三年过去,她想,她的师父或许是真的放弃她了吧。

暮沧雩掀了掀唇,笑意中藏满苦涩。

“你师父不是个好东西,咱不要他了。”

药庐长老见她如此沉默,又有什么是猜不出来的呢,心下叹息,叹息过后又嘿嘿一笑。

暮沧雩抬起眸子,眸色凉凉的。

“别这么说他!”

“……”药庐长老垮着个脸,“行行行!”

“你坐下,我们时间不多!”

暮沧雩静默了片刻,低声呢喃道:

“我会回报你的。”

“你说什么?!”药庐长老看着她。

“没什么。”

暮沧雩盘膝坐下。

药庐长老一指伸出,丝丝缕缕精纯的绿色灵力便没入暮沧雩的眉心。

那一瞬间,她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身子,紧接着脸色刷白,晶莹的冷汗顺着脸颊汇聚,又珠帘似的砸落。

“丫头,凝神!”

药庐长老的声音透过模糊的意识传入耳中,暮沧雩咬了咬唇。

“我……嗯哼——”

痛,浑身都在痛。

那些被各种丹丸药物摧残过后的痕迹,那些无数刑责遗留下来的伤口,那些被刻意打碎又随意修复的破败筋骨……所造成的钻心噬骨之痛都在此刻轰然爆发,如决堤的洪流,势不可挡。

她想,当初魂穿而来灵魂被撕扯的痛亦不过尔尔。

便是曾经枪淋弹雨、四面楚歌的血途也不曾让她遭受这样的痛。

可如今,她却要硬生生抗下这份前所未有的痛,这份,由至亲之人——她的爷爷,亲手下令带给她的绝望又失望的痛!

暮沧雩拽紧了拳头,掌心的刺痛早已被她忽略,心间的郁气和阴霾逐渐侵蚀着她的全部心神。

她闭着眼睛,没能看到药庐长老陡然惊骇的目光。

“丫头——”

浓郁的绿色灵力从四面八方拢聚过来,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包围圈,将暮沧雩重重封裹住。

药庐长老退至一旁,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他深邃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视着女子汗水涔涔的眉心,方才,那里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纹印,那样鲜艳的色泽,如血液的颜色,让人心惊。

他若没猜错,那是丫头心中的魔障所化。

如今尚未成型,便已如此,若是日后成型,那么,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血红的色泽……

那是绝对杀伐的代表。

药庐长老紧了紧拳头,瞳仁深处,倒映着再次出现的纹印,且这一次,比之上一次更加浓艳!

药庐长老瞪大了眼睛,正要上前,却被一阵金色的光芒阻隔在了原地。

温暖而又无比神秘的金色光圈与先前生机磅礴的绿色光圈融汇在一起,朦胧的光晕里,是女子若隐若现的模样。

“居然是——‘光明’之灵!”

药庐长老的眼底满是震惊。

一股对难以预测的危险的担忧惶恐陡然间窜上心头。

‘光明’之灵是世间最纯净也是最强大的灵。

纯净到不容许有一丝邪念的产生;

强大到能够弹指间摧毁所有的黑暗。

如丫头这般的经历获得‘光明’之灵绝对是厄大于幸!

他想着,心头便笼罩着层层阴霾。

幻灵师的‘灵’基本上都会有缺陷和隐患,只是有的缺陷和隐患可以忽略不计,如他的‘生’。

然而有的却重要到能够与幻灵师的生命联系在一起甚至是威胁着幻灵师的生命,如丫头的‘光明’!

他的眉头紧紧皱着,眼底满是焦虑。

忽然,他抬头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树叶沙沙作响,他眯了眯眼,未曾迟疑分毫,直接带着暮沧雩离开了此地。

“奇怪,方才明明感觉到了一股灵力的存在,怎么这会儿不在了?!”

一道疑惑的声音幽幽响起。

两个身着统一服饰、腰间佩有一枚睚眦样令牌的男子出现在了这片山谷。

“行了,我们赶紧回去,长老他们还等着呢。”

另一个男子催促一声。

“那走吧。”先前出声的人点了点头,便打算离开,然而,脖子上陡然一凉,他瞪大了眼睛,下一刻,轰然倒地。

“你——”另一个回头看他,却见眼前金光一闪,当即魂断。

暮沧雩站在他们不远处,冷寂凉薄的眸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嘴角微微勾了勾,眼底深处,一丝血色迅疾掠过。

“丫头,你怎么把他们都给杀了?!”

药庐长老看着这一幕,太阳穴突突地跳,他的心凉了半截,可是在下一刻,他又狠狠地压下心头的忧虑和骇然。

就在方才,暮沧雩醒了,而醒了之后,看着那两人,便生了杀心。

“他们察觉到了。”

对于药庐长老的询问,暮沧雩只掀了掀眼睫,漫不经心的道出一句。

前世的经历和现世的报应告诉她,永远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

药庐长老噎了噎,他看着暮沧雩,顿了顿,迟疑的询问:

“丫头,你现在感觉身体如何?”

暮沧雩垂下了眼睫,微默了片刻,道出一个“嗯”字。

药庐长老蹙了蹙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感觉丫头的态度颇有些敷衍的意味呢。

然而,还不等他问清楚,便见前面的女子蓦然吐出一口血。

他心下惊惧,忙上前去,把住对方的脉搏。

“丫头,你这是——反噬?!”

药庐长老凝着暮沧雩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心里陡然一沉。

果然,‘光明’之灵对她而言就是个祸害。

小说《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