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走马看灯花,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小说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是由网络作者走马看灯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暮沧雩眸光微滞,她抿着唇,倒也不曾反抗。片刻后,药庐长老松了手。他沉着脸色,眼底深处暗潮涌动。“徒儿啊,咱们去掀翻了暮族如何?!”“放心,师父这点儿能力还是有的。”“然后师父就带你回师父的家,绝对比这……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走马看灯花,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小说免费阅读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 免费试读

暮沧雩眸光微滞,她抿着唇,倒也不曾反抗。

片刻后,药庐长老松了手。

他沉着脸色,眼底深处暗潮涌动。

“徒儿啊,咱们去掀翻了暮族如何?!”

“放心,师父这点儿能力还是有的。”

“然后师父就带你回师父的家,绝对比这儿的好。”

暮沧雩没看他,微垂的眼睫遮住了此刻她眼底的复杂情绪。

须臾后,她微微启唇,淡声道:

“今夜我要去藏书楼一趟。”

“当初我被关起来之前,最后去的地方便是藏书阁。”

“《乾坤九绝录》我只看了上卷。”

药庐长老捋了捋胡须。

上卷终止在第五式——生死两仪术。

“对了,丫头,你什么时候开始修灵的?”

“十三岁生辰过后。”

女子清淡的声音徐徐落下,药庐长老眉心微紧。

“十三岁?!这么晚?!”

说罢,他顿了顿,陡然间“噢唔”了一声,没控制住力道的手差点将他的胡须给拽下来。

“十十十——十三岁?!”

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女子。

也就是说她只修炼了两年!

“我当初,并不知道自己会是个幻灵师。”

所以修炼的比较晚。

暮沧雩轻缓的声音悠悠响起。

“是我师尊,他告诉我的,也是他告诉我暮族藏书楼顶层的《乾坤九绝录》最适合我修炼。”

所以十三岁之后,她便时常入藏书楼。

只是她明白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幻灵师有多么的危险,所以,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她并不想因为自己而给族人和爷爷带来危险。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因为在她被至亲的族人和爷爷弄得生死垂危之时,是她的幻灵术救了她。

药庐长老砸了咂嘴,微微凑近了暮沧雩,嘿嘿笑道:

“徒儿啊,你的那个师父是谁啊?!”

暮沧雩不理他。

药庐长老摸摸鼻子。

这么见不得人?!

“那你办完了这件事,就与我离开。”

药庐长老眸心微凝。

他也是真的没有料到,他的‘生’之灵居然也修复不了丫头的伤势。

那群混账东西到底对丫头做了什么啊?!

能把一个好端端的人弄成这样!

要是没有生死两仪术,那他还能有徒弟吗?!

越想心头阴霾越重,药庐长老攥紧了拳头。

看他不把那座囚牢给砸了!

暮沧雩抬起眸子,扫了他一眼,最后“嗯”了一声。

……

是夜,月光莹莹。

暗幕下,两道黑色身影迅疾而过,停落在了暮族藏书楼的顶层飞檐上。

随即一道锋锐的绿芒割裂夜色。

那两道身影消失在了飞檐上。

……

“饶了我——求求您饶了我——”

幽暗的阁楼中,琉璃灯盏隐隐绰绰。

一道嘶哑凄厉的声音从最深处的领域传出来,透过重重遮挡,有些不真切。

紧接着,一道苍老而阴狠的声音响起。

“乖,很快就好了。”

“求——求您——您放——放过我……”

先前的声音渐渐脱力,变得虚无而微弱。

昏暗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出。

“功力倒也精纯,就是太浅薄了。”

一阵幽幽的叹息轻轻落下,人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

房梁上,暮沧雩纵身跃下,无声的落在地面上。

她深邃的眸光追随着方才离开的人,那人消失了背影,她的眸光望进了一片黑沉沉的夜色中,浸透了夜的孤寂和森凉。

“丫头,你方才拦着我做什么?!”

药庐长老在暮沧雩身侧落下,不怎么愉悦的戳了戳她的肩头。

“那暮族长这样对待你,你难不成还想要放过他?!”

方才那人,便是整个暮族的族长,暮沧雩的爷爷。

听着药庐长老的询问,暮沧雩回过头来看着他,尚未收敛的眸色让药庐长老手上的动作滞了滞。

他的心头蓦然窜起了一阵寒凉。

“丫头……”

暮沧雩微垂了眸子,密卷的睫羽在眼睑处落下淡淡的阴影。

片刻后,她再次抬眸,眸色清淡。

“方才明明有两个人的,我们去里面看看。”

“……行。”药庐长老张了张嘴。

两人徐徐走进深处,幽幽地灯火摇曳生姿,印落在雕刻了神秘图腾的墙壁上,平添几分诡秘的气息。

来到门口,暮沧雩望着眼前被特制锁链束缚的门,脚下的步子止住了。

她眸色深沉,目光如夜。

站在原地看了须臾,她骤然伸手,掌心金色的灵力若隐若现。

忽然间,一阵快速移动的步伐声传入耳间,她眸光凝了凝,转身,和药庐长老的视线对上,两人一同隐匿了身迹。

“明明有气息的,怎么又没了……”

喃喃音色幽幽落下。

一道人影在阁楼里四处穿梭,带起的风吹灭了烛火,四下黑暗,不见五指。

忽然间“哐当”一声,卷卷夜风从大开的窗口侵入,带起了满室的寒凉。

“果然有人!”

那道人影飞射而出,从窗口纵身跃下。

黑暗的楼阁里,微微金色火焰升起,暮沧雩扫了一眼窗口的方向,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身后的药庐长老看了一眼方才他们没能进入的那处房间,迟疑了一瞬,没按捺住好奇,便走了过去,与暮沧雩正好是相反的方向。

顺着三年前的记忆,暮沧雩找到了《乾坤九绝录》的位置,只是下一刻,她眸光骤冷。

“啊啊啊——”

猝不及防间,一道尖锐而惊恐的喊叫声在背后猛然炸响,她心神登时一骇,指间颤了颤,使得金色的火焰狠狠地晃动了一下身躯。

她稳了稳心神,脸色微微发黑。

回过头,正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便见药庐长老脸色煞白的跑过来,嘴唇尚在哆嗦,眼底满是骇色。

“丫、丫头——”

“你看到了什么?!”

暮沧雩神色微肃,眼底起了一抹认真。

“走、先走!”

药庐长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暮沧雩眉心微蹙,心下生出了几分不祥的预感。

“好……”音色尚未落下,她的眼底冷色骤起。

她看着窗外,外头一道人影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迅速赶来,正是方才被她骗出去的暮族长。

她不曾停滞,伸手取出了面前的《乾坤九绝录》残卷,而后与药庐长老直接离开了原地。

小说《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