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求走马看灯花小说免费资源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走马看灯花。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避开重重视线,回到了药庐。摇曳的烛火把简陋的屋子照得格外明亮。暮沧雩将手中的残卷放下,便凝着坐在小椅子上沉默不言的药庐长老。“你都看到了些什么?”这个问题让药庐长老滞了滞,他攥紧了拳头,无声了许久……

求走马看灯花小说免费资源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 免费试读

两人避开重重视线,回到了药庐。

摇曳的烛火把简陋的屋子照得格外明亮。

暮沧雩将手中的残卷放下,便凝着坐在小椅子上沉默不言的药庐长老。

“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这个问题让药庐长老滞了滞,他攥紧了拳头,无声了许久,才缓缓出声,嗓音沉重。

“尸体。”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一出,屋子里的气氛似乎变化了些许。

“整个房间都是尸体,有的还是残肢断臂。”

“有小孩,有女人,有男人,还有老人。”

“他们的死相凄惨,浑身血液干涸,外形暗沉,如同骷髅般。”

“应当……是先被人吸食了武功,然后虐杀而死。”

而做出这一切的凶手,两人都见过了,是那高高在上的暮氏族长。

药庐长老眸光深暗无比。

暮沧雩面色未改多少,她一如既往的清淡神情让事先还在担忧她能不能受得住的药庐长老惊咦了起来。

“你怎么……”就这个表情?!

身为一个小姑娘,你不应该害怕得尖叫起来吗?!

暮沧雩波澜不惊地扫了他一眼,幽幽道:

“极冰炼狱里每日都是这样的场景。”

她在里面待了三年了,会怕?!

更何况她前世便是从这样的环境中突围而出的。

“丫头……”

药庐长老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那双苍老的眼睛里蕴满了怜惜和心疼。

他的徒儿都经历了些什么啊?!

暮沧雩没见过这样子的阵仗,一时间有些无措,便干脆转过了身,将《乾坤九绝录》的残卷拿了过来。

“刚才在藏书阁我发现《乾坤九绝录》的上卷被人拿走了,只剩了下卷。”

“没事没事,有下卷就行。《乾坤九绝录》只适用于幻灵师,常人修炼不得,否则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药庐长老一抹眼睛,随后便站起身来,将《乾坤九绝录》的残卷摊开。

他神情专注而严肃的盯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沉默了良久,才缓缓抬头,面无表情的望着身边从容淡漠的女子。

“这……上面写着什么?!”

“……”暮沧雩神色微愣,“你不认识?!”

“……”药庐长老沉默着。

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的无知,但是——他是真的不认识啊!!!

他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过这样的文字啊。

那复杂的线条,那陌生的字样,那扑面而来的古老气息,那直抵人心的深重压迫……

这怎么和他见过的《乾坤九绝录》相差这么大?!

莫不是他见过的那种是假的?!

暮沧雩敛了神色,伸手指着上面的文字道:

“这是第六式——阴阳、第七式——合一、第八式——双生、第九式——”

暮沧雩的声音忽然停顿。

她盯着残卷上空出来的位置,眸色微微泛凉。

“没有第九式?!”

药庐长老也盯着眼前的残卷,虽然他认不出来这都写了些什么。

“第九式被人故意撕掉了。”

暮沧雩的嗓音分外清冽。

她面无表情的凝着第八式末尾那被撕的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唯有最底下画风突变如狗啃的那处有那么几分明显的撕裂的痕迹。

然后神奇的发现,她似乎还能够想象撕它的人最开始悠然又有那么一点点恶趣味的表情,就是不知道后面为何画风突变。

“撕掉了?!哪个败家子这么可恨?!”

药庐长老一脸郁色,眼底火气跳跃,似乎下一刻便要找到那人然后掐着人的脖子泄恨。

暮沧雩沉默着。

“先就如此吧。”

若是有缘,她自会得到第九式,若是无缘……她不做这个设想。

“药长老!”

外头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暮沧雩转身看着门口的方向,此刻的房门是关上的,可并不妨碍她透过窗纸看清外头的火光。

“他们大半夜的不睡觉,抓贼呢?!”

药庐长老拧拧眉,语气不善。

暮沧雩勾了勾唇,笑得冷而讽。

“可能是他发现了吧。”

这个他,自是指暮族长。

《乾坤九绝录》上卷的消失如今已经不需要过多猜测了。

他既修炼了上卷,又怎么会放过下卷。

而下卷现在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这里,他找不到,自是急了。

“我出去看看。”药庐长老迈着悠缓的步子走了出去。

暮沧雩回过头,重新看着残卷。

过了一会儿后,外头的火光依然耀眼。

她抬起头,朝外瞥了一眼,而后指间金色的火焰升起,瞬间便点燃了她面前的残卷,不过须臾,便烧成了灰烬。

她伸手一拂,灰烬从她的指缝间滑落,飘飘洒洒的混入尘埃。

她转身,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搜查老头子我的地盘儿?!”

药庐长老的一声爆喝让站在他面前的几个护卫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只是身上负担着族长落下的重任,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再次上前。

“药长老,盗贼潜入,藏书阁遗失了一份重要的典籍,族长命我等四下搜查!还请药长老莫要再为难我等。”

“为难你们?!老头子我的地盘有多少珍贵药材你们知道吗?若是损伤了、碰坏了,你们承担得起后果吗??”

药庐长老的气势格外凶悍。

那些护卫对视一眼,脸色很是难看。

“怎么回事?!”

僵滞的氛围中,突然插进了一道虚弱乏力的温润声音。

在场的护卫顿时朝两边散开,紧接着单膝跪地,恭敬道:

“参见少主!”

一袭及地白衣的年轻男子在侍卫的搀扶下缓缓走来。

“启禀少主,我等奉族长之令,追查盗贼!”

护卫出来解释了一句,便低下了头。

暮封温淡的视线从护卫身上一一扫过,没有多少实质性的锋芒,却偏偏是让他们凝紧了心神。

“都下去。”

简单的三个字落下,那些护卫迟疑了片刻,最终恭敬回道:

“属下告退!”

音罢,一群人整齐有素的离开了。

暮封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侍卫,淡声道:

“你也退下。”

“是。”那人不曾迟疑,恭敬领命。

园子里,就剩下药庐长老和暮封两个人。

而暮沧雩,则在暮封的第一道声音落下之际,顿住了开门的手。

小说《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