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馒头凤梨酥,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小说免费阅读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馒头凤梨酥。书中主要讲述了:暴雨倾盆,陈卿绵紧紧捂着怀里盗来的解药,冲到了长华殿前。“抓住她,她偷了药引!”宫人厉声叫喊。拦住陈卿绵的侍卫举起长刀,一刀砍在了陈卿绵的腿上。陈卿绵扑通一声,重重跪在台阶上,吐了一大口鲜血。她紧紧护……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馒头凤梨酥,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小说免费阅读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 免费试读

暴雨倾盆,陈卿绵紧紧捂着怀里盗来的解药,冲到了长华殿前。

“抓住她,她偷了药引!”

宫人厉声叫喊。

拦住陈卿绵的侍卫举起长刀,一刀砍在了陈卿绵的腿上。

陈卿绵扑通一声,重重跪在台阶上,吐了一大口鲜血。

她紧紧护住怀中的药引。

就算她豁出命去,也要将珏儿救活。

凌乱的脚步声穿来,一双上锈五爪金龙的皂靴停在了陈卿绵面前。

来人不等陈卿绵说话,抓住她的衣领,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贱人,你居然敢偷盗锦儿的药引!”

陈卿绵被打得倒在了泥泞中,污秽的泥水浸湿了她的头发以及破烂衣衫。

“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呀。”

一道娇俏的嗓音响起。

陈卿绵顺着那锦衣华服往上看,便看到了一张她熟悉至极的脸。

她瞪着眼前的女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人人都道,楚国宁帝英明神武,是当之无愧的明君。谁又知道,是我为你委身于大辽宁王,暗中联合他帮你登上的皇位呢。”

谢煜双目猩红,抬脚狠狠踹中了陈卿绵的小腹。

“贱人,你胡说什么?”

他最恨的便是此事,旁人若是知道了,只怕会说他靠女人才能登基。

这个贱人,居然敢此事拿出来到处嚷嚷!

“姐姐,这可就是你不对了,这皇位自是皇上该得的。而你,清白的身子都给了宁王,这所谓的太子殿下也是宁王的孩子,你还要皇上怎么对你?”

陈媛锦握住谢煜的手,看似在劝解,实则是在往谢煜心中添堵。

谢煜仿佛当众被人打了一巴掌,心头屈辱感倍加。

“给朕打,你若是能做到不痛吟出声,朕就让你去救那个孽种。”

侍卫闻言,拿起棍子就重重地落到了陈卿绵身上。

疼,很疼。

但身上的疼又怎么比得上心上的冷。

陈卿绵咬紧了嘴唇,不多时,她便尝到了铁锈一般的鲜血。

这么重的板子,她愣是没有出一声。

內侍看了眼奄奄一息的陈卿绵,抬手说:

“皇上,皇后娘娘怕是不行了。”

谢煜走到陈卿绵眼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嫌恶至极,仿佛她是比地上的泥泞还要脏。

“传旨下去,皇后与沈家同罪,她还暗中诞下宁王之子,然,朕念在夫妻一场赐她全尸。”

陈卿绵脸色骤变。

什么叫跟沈家同罪,沈家怎么了?

不等陈卿绵说话,侍卫便将毒药灌进了陈卿绵的嘴里。

毒药流过陈卿绵的咽喉,灼烧得厉害,仿佛一把火在她体内焚烧,火窜过的地方便令她痛不欲生。

“为什么,为什么!我沈家可是尽心尽力扶持你上位,我更是为了你去了辽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陈卿绵的嗓音早就不复原来的软糯,反而变得尖利沙哑。

辽国谁人不知,宁王侧妃歌声如仙乐,嗓音令人听之不忘。

如今哪里还有半点美感。

谢煜面容阴鹫,一把掐住了陈卿绵纤细的脖子。

他的手一点点收拢,然后松开。

“你们沈家不过就是想挟恩图报罢了,至于你,一个不洁的女人还妄想做皇后?”

不洁,若不是为了他,自己何至于去了辽国。

她为了盗取辽国情报,委身与宁王,为了博取宁王信任,她几次三番面临死境。

原来一切不过个笑话!

她为谢煜做了这许多,竟只换来不洁二字!

陈卿绵虚弱开口,“我只求你们,救救珏儿。”

“姐姐,你真的记不得了吗。你那孩子中了火毒,而我中了寒毒,他的心头肉是我的救命药啊。所以,我现在才能保住跟皇上的孩子。这一切,还得多谢姐姐你了。”

陈媛锦气质出尘,面容如仙。

她的眼神却宛如恶鬼。

“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

母亲亡故之后,她对陈媛锦母女好到了极致。

为何,她们要这么害自己?

“好?姐姐还不知道吧,你那母亲被人捉奸在床乃是我娘一手安排的,她根本就不是死于病故,而是被二婶下了药。若不是你跟你娘在前面挡着,我早就是丞相府嫡女了,为何爹爹就是偏疼你们!”

陈媛锦怒瞪陈卿绵。

若不是这个贱人,她何至于等到现在才成为煜哥哥的妻子。

雨水冰冷,不及陈卿绵的血凉。

“所以你们早就有了私情,为的不过是利用我,利用父亲,甚至于利用沈国公府?”

“是你蠢笨至极,整日说要嫁给你,你也不瞧瞧自己那妖媚的样子哪里及得上锦儿半分!”

谢煜紧紧搂住陈媛锦的腰身。

两人贴在一起肌肤相亲,灯光下的影子更是缠绵悱恻。

“好得很,好得很!是我识人不清,是我认贼做母,我就算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谢煜一脚踩在陈卿绵的心口。

原来这一切都是陈媛锦他们跟谢煜的阴谋,为的不过是推谢煜上位。

陈卿绵啊陈卿绵,枉你自诩聪明,却原来真的蠢笨如猪!

陈卿绵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心头的恨意却在不停叫嚣!

侍卫急急忙忙赶来,低声在谢煜耳边耳语了一番。

谢煜脸色大变,转身就走。

陈媛锦落在了谢煜身后,眼睛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躺在地上的陈卿绵。

“皇后娘娘就交给你们发落了。”

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就落到了陈卿绵身上。

那可是皇后娘娘,曾经的丞相千金,宁王侧妃,给他们发落岂不是让他们得尝艳福吗。

“姐姐,你就好好享受吧。”

陈媛锦张狂得意的笑声远远传来。

滚开,滚开!

陈卿绵无力抵抗,只能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

那些肮脏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令她几欲想吐。

难道她真的在临死之前,还要遭受这样的折辱吗?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一件锦衣披盖到了陈卿绵的身上。

锦衣上的香味驱散了那些令人作呕的气味,也给陈卿绵冷漠如铁的心添了一点暖。

模糊间,有人将她抱了起来。

“卿卿,我带你回家。”

低沉醇厚的嗓音夹杂了意味不明的忧伤。

是谁,是谁?

陈卿绵只依稀看到一块麒麟玉佩。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