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馒头凤梨酥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在线阅读

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馒头凤梨酥的《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书中主要讲述了:“姨娘,您可得防备着呀。”翠红见张姨娘不把陈卿绵放在眼里,连忙劝说起张姨娘来。她想从那蠢货的身边离开,再攀个高枝。若是那蠢货一直不倒,她难道要一直跟着那蠢货不成?“娘,您要为女儿做主呀!”陈媛锦冲进屋……

馒头凤梨酥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在线阅读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 免费试读

“姨娘,您可得防备着呀。”翠红见张姨娘不把陈卿绵放在眼里,连忙劝说起张姨娘来。

她想从那蠢货的身边离开,再攀个高枝。

若是那蠢货一直不倒,她难道要一直跟着那蠢货不成?

“娘,您要为女儿做主呀!”

陈媛锦冲进屋内,坐在张姨娘身旁便开始撒娇。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你想要嫁给卫王,就得谨言慎行。今日这事,分明是你们自己操之过急了。你办事的时候不来找我商量,现在倒是让我去为你收拾烂摊子了。”

张姨娘没好气地说。

她原本想着陈媛锦能争气一点,比过陈卿绵那个蠢货。

她倒好自己犯傻,还坏了自己的名声!

陈媛锦可怜巴巴地哀求张姨娘。

“娘,我知道错了。您得帮帮女儿呀,女儿一定要嫁给卫王。要不,您跟姑母说说,让她解除卫王跟陈卿绵的婚约。”

翠红心里一惊。

原来二小姐看上了卫王。

这倒是个奇事,当初张姨娘要嫁给老爷,使出那等手段逼迫。

现在二小姐也要跟大小姐争,若是她也能跟着二小姐嫁给卫王,就算是做个侍妾也熬出头了。

“二小姐说的是,姨娘,您难道就瞧着那大小姐一直踩在二小姐的头上吗?”翠红假意劝解,实则添油加火。

张姨娘扫了翠红一眼,翠红便没了声音。

“好了,不就是让那个蠢货嫁不成吗,我记得你们要去万福寺祈福,府里不好下手,就在那里下手吧。”

“谢谢母亲,我就知道你对女儿最好了。”陈媛锦拉着张姨娘的衣袖撒娇。

张姨娘面带慈爱,揉了揉陈媛锦的头发。

她喜欢陈定远,可陈定远为了那么一个女子,居然三番两次拒绝她。

锦儿是她跟陈定远的女儿,她怎么会不为锦儿打算!

未几,翠红便出了张姨娘的院子。

等到她到了陈卿绵面前,见陈卿绵并未流露出任何的不豫之色,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蠢货还是一如既往的笨,那她还担心什么。

翌日,陈卿绵早早就让人服侍着起了身,来到了老太太的万寿堂。

“还望大小姐等等,老太太年纪大了,还未起呢。”

秦嬷嬷语气轻蔑,丝毫不把陈卿绵放在眼里。

“是吗?我不吵着祖母便是。”陈卿绵说罢,便朝里闯。

陈卿绵分明听到了老太太秦氏的声音。

秦氏就是想给她个下马威。

若是以前她等就等了,但如今她凭什么要受这些闲气。

秦嬷嬷连忙去拦,但陈卿绵动作奇快。

她拦不住陈卿绵,只能眼睁睁瞧着她进了里间。

“孽障,你看看你这样子,像是个侯府千金吗?”秦氏一见到陈卿绵便恼怒非常。

这个孽障就跟她娘是一个德性,果真是乡野出身!

什么沈国公府,简直不值得一提!

“孙女前来请安,做错了吗。我瞧着姨娘他们还未到呢,怎么祖母要这般骂我?”

陈卿绵施施然站在一旁,并无半点害怕。

既然秦氏要倚老卖老,她就装糊涂好了。

秦氏被气得直咳嗽。

她伸出颤抖的手,指着陈卿绵半天没有把话说出来。

“哟,这是怎么了?”张姨娘带着陈媛锦走进内堂,正好瞧见这一幕。

她心中暗喜,连忙走到秦氏面前为她顺气。

秦氏的情绪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

“大姐姐,你为何要气祖母呀?”陈媛锦柔声询问。

陈卿绵一脸无辜,“我哪里知道祖母为何生气,不如祖母告诉我缘由?”

秦氏听到她的话,差一点又晕过去。

她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憋闷得很!

秦氏恼怒大骂,“孽障,你昨日做了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祖母您不要怪姐姐了,她是无意的。”陈媛锦跪在地上为陈卿绵求情。

张姨娘一边为秦氏顺气,一边说:

“是啊,老夫人,大小姐还小呢。”

“张姨娘你就别为她说好话了,她还小,她可是大小姐。昨日居然那样败坏侯府的名声,当真是不知所谓!”

陈玉静厉声打断张姨娘的话,与周氏一起走了进来。

她对着陈卿绵冷哼一声,不屑地瞪着她。

陈卿绵并无半点不适。

陈玉静不过就是个没脑子的,她背后之人才是难对付的那个。

张姨娘很是为难地说:

“大小姐你就认个错吧,毕竟你败坏了侯府的名声。”

她记得上辈子,她落水之后喝了那所谓的汤药。

这些人竟趁着她卧病在床,用同样的罪名将她拖到祠堂里跪着。

她自从便再难受孕。

可没有想到,她还是有了孩子。

那个她珍之惜之的孩子!

“将她拉下去,在祠堂里跪着!”老夫人见陈卿绵不说话,便厉声吩咐自己身边的人。

下人们当即上前来,要拖走陈卿绵。

“我看谁敢!”陈卿绵说话的声音与往常无异。

但下人们却觉得寒彻入骨,竟不敢上前半步。

“老夫人,怕是不知道吧。昨日我确实是不小心落水,但败坏侯府名声的可不是我,而是二妹妹跟三妹妹呀。”

张府女子排行没有分开,陈玉静正好排行第三,陈卿绵的称呼并未出错。

陈媛锦捂着心口,不敢相信地看向陈卿绵。

“大姐姐,你怎么这样说。我本是好意为你求情,你却诬陷我?”

“祖母可以派人到昨日参见宴会的人府中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妹妹,三妹妹。我知道你们是什么心思,但现在我跟卫王有婚约在身,你们说我的名声被败坏了,皇上会怎么想?”

陈卿绵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可不是傻子,听到陈卿绵的点拨之语。

她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好啊,原来这些人拿她做起了筏子。

要是她证实了这些人所言,便真的坏了陈卿绵的名声。

皇上若是一怒之下毁了婚约,那定国侯府的名声也就彻底完了。

“大小姐,可真是好口才!”

周氏不服气地说。

“闭嘴!”老夫人抓起面前的茶盏朝着周氏扔了过去。

茶水是温的,但水浸湿了周氏的衣服,也让周氏冷得发抖。

“卿绵无意间落水,此事无需再提。谁再提,家法伺候!”

老夫人一句话彻底堵住了张姨娘等人。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