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求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小说免费资源

火爆新书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是由网络作者馒头凤梨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倒是她小瞧了这个蠢货。张姨娘拍了拍陈媛锦的手背,安抚她的情绪。“老夫人说的是,不过就是个误会罢了。”“老夫人您该喝药了。”碧荷适时打破了僵局。她将喷洒着氤氲热气的汤药端到了老夫人面前。周氏与张姨娘对视……

求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小说免费资源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 免费试读

倒是她小瞧了这个蠢货。

张姨娘拍了拍陈媛锦的手背,安抚她的情绪。

“老夫人说的是,不过就是个误会罢了。”

“老夫人您该喝药了。”碧荷适时打破了僵局。

她将喷洒着氤氲热气的汤药端到了老夫人面前。

周氏与张姨娘对视一眼,便笑言:

“大小姐不是前些时候说过要孝顺老夫人的吗,这下可得抓住机会呀。”

她说完,冲着陈卿绵使了使眼色,显得俏皮亲近。

张姨娘并未多话,只是一直拉着陈媛锦。

陈玉静眼珠子一转,连忙附和周氏的话:

“是啊,大姐姐,你方才可是把祖母给气得够呛,不如你去喂祖母喝药。”

周氏都这么说了,若是陈卿绵不答应的话,便是对老夫人不敬。

一个连自己祖母都不孝顺的人,这要是传出去,她的名声也就彻底坏了。

“好啊。”陈卿绵嫣然一笑仿佛并未察觉到她们恶意。

她走到老夫人身边,端起了那碗汤药。

然后……

她当着众人的面,将药碗摔到了地上。

飞溅起的滚烫药汁,以及碎开的瓷片吓得周氏等人惊声尖叫。

“大小姐,你也太过分了吧!”周氏厉声一喝。

老夫人更是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这可是为了老夫人的安危着想,这汤药中有一味药材名日:寒木,这种药体寒之人服用了会更加虚弱,直至衰亡。”

“不会吧,难道大小姐还会医术不成?”周氏急忙说。

她虽然很快将慌乱之色给掩了下去,却还是被陈卿绵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难道这药是周氏下的?

陈卿绵瞟了张氏一眼。

她低着头,一丝情绪都未外露。

张氏应该也是知道的。

刘府医是张姨娘的人,他整日为老夫人诊脉不可能没有看出丝毫异样来。

“我看过医书。”陈卿绵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娘亲会医术,正所谓医毒不分家,她自然也会。

不过,她最厉害的还是毒术。

前世母亲传授了她医术,阵法,却没有想到也保不住她一世平安。

“只是看过医书,大小姐就说这药中有毒,也未免太武断了些。”张姨娘忙说。

陈卿绵看她的模样,分明是松了一口气。

“是啊,大姐姐,这可不能胡说。”

陈媛锦看似好意劝解,实则想看陈卿绵的笑话。

陈玉静嗤笑出声。

陈卿绵反问,“你们是不想老夫人身子好起来吗,还是说这动手脚的人,你们知道是谁?”

周氏闻言,立刻出言反驳陈卿绵:

“你胡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谁动了手脚!”

二婶既然与此事无关,为何这么激动,还叫我误会了。”

陈卿绵意有所指。

但她这么一说,周氏跟张姨娘却不好再反对。

这个小贱人,倒是学了不少手段。

周氏瞪着陈卿绵,恨不得吃了她。

陈卿绵让青松拿了一方白帕。

她拿起碎片中的药渣,将药渣倒在了白帕中。

“这便是寒木,老夫人若是不信便去叫大夫来问问。”

老夫人原本滔天的怒火,现在仿佛被一盆冰水给浇灭了。

她只觉得心底发寒。

若卿绵说的话为真,究竟是谁想要害她。

老夫人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来回逡巡,并未在他们身上看出丝毫异常。

看来老夫人是起了疑心了。

张姨娘压下心中慌乱,柔声说:

“老夫人,不如就叫刘府医来看看。他怎么说都是能信得过的人,不会将府里的事往外传。”

老夫人张了张嘴要叫府医来。

“祖母此事还需谨慎,不如多请几位大夫来,也好为您诊断诊断。”

陈卿绵压低了声音,在老夫人耳边说。

“你说的不错。”

老夫人连忙对着秦嬷嬷嘱咐了一番。

秦嬷嬷便恭敬地应了下来。

屋子内的人像是在一瞬间就被噤了声。

唯独陈卿绵站在一旁神情自若。

秦嬷嬷的动作很快,未几就请来了不少城中知名的大夫。

“诸位,我这里有味药材,烦劳你们辨认一番。”陈卿绵拿出了用帕子包着的寒木。

大夫们仔细看了看,便有人拱手道:

“回禀贵人,这是寒木,体寒之人是万万不能服用的。若是长期服用,可致人衰败而死。”

此话一出,老夫人便紧紧握住了椅子边的扶手。

“诸位可瞧清楚了?”

“老夫人,我们仔细认过了,绝对不可能看错。”

一位老大夫有些气恼。

他们好歹也是城中能排得上号的大夫,这老夫人是不相信他们的医术吗?

“多谢几位了,秦嬷嬷赏!”老夫人将心中惊骇藏了起来。

她要追查,就决计不能让外人在这里。

那几位大夫也是极有眼色的,他们拿了赏赐便离了府。

等到他们离开,刘府医才姗姗来迟。

“老夫人好。”

陈卿绵看着刘府医那惫懒,不禁觉得好笑。

这位刘大夫医术还算不错,但人品却差到了极致。

此刻,只怕连老夫人也容不下他了。

“你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老夫人指着帕子里包着的药材问。

“这不就是普通的补身药材吗?”刘府医眼睛一眯,连忙说。

老夫人面色越发阴鹫,她拿起面前的茶壶就朝着刘府医扔了过去。

刘府医脑袋被砸得肿了起来。

他顾不得疼痛,急忙问老夫人:

“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

“这东西名叫寒木,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冤枉的,但现在瞧着分明是你在害我!”

老夫人瞧见刘府医那心虚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亏得她顾着娘家人,将刘府医给招了进来,好吃好喝伺候着。

哪里能想到,这是喂了一只白眼狼呀。

“老夫人,我这也是奉了二夫人的命令,求您饶了我吧。”刘府医连忙求饶。

他可是知道老夫人手段的。

她狠起来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要害,更何况是他!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吩咐你了!”周氏心下一急,直接跪在了老夫人面前。

她愤恨地看向陈卿绵,恼怒至极。

“是你跟刘府医串通起来冤枉我对不对!”

事情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明明是打算让那小贱人喂老夫人喝药,再把谋害老夫人的罪名推到她身上。

怎么一切都不同了,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