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是网络作者馒头凤梨酥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二婶,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你们会叫我喂祖母喝药?”陈卿绵站在一旁,将鸦发拂开。她这么一说,彻底打消了老夫人的戒心。是啊,她哪里知道周氏会逼迫她喂自己喝药呢。“你个小贱人,你还敢诬陷我娘!”啪!清……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全文免费阅读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 免费试读

“二婶,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你们会叫我喂祖母喝药?”

陈卿绵站在一旁,将鸦发拂开。

她这么一说,彻底打消了老夫人的戒心。

是啊,她哪里知道周氏会逼迫她喂自己喝药呢。

“你个小贱人,你还敢诬陷我娘!”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周氏狠狠打了陈玉静一巴掌,厉声喝道:

“闭嘴,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姐姐呢。老夫人,我真的不知道为何刘府医会这么说我,刘府医说我谋害您,可他也没有证据不是?”

她现在一定要将自己的嫌疑给洗清了,否则老夫人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他有证据的,周氏可是给了他不少银子。

“刘府医你得想好了说话,否则那柳树巷子的花可就败了。”

周氏尖利一喊。

刘府医瞳孔一缩。

陈卿绵记得当年,她也因为起疑去查过刘府医。

他在柳树巷子养了个外室,那外室给他生了个儿子。

按时间算来,他那外室现在已经有身孕了吧。

“老夫人,孙女也觉得二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只怕是有人假冒了二婶的名号在作怪吧。”

陈媛锦趁机为周氏求情。

她是在暗示周氏,该舍则舍!

周氏站起身来,拉扯她的心腹芷兰。

“是你,我就说你这些天鬼鬼祟祟地在做什么,原来是假冒我的名字去加害老夫人去了!”

芷兰怔怔看向周氏,似乎不敢相信周氏居然拿她顶罪。

“你娘还在我身边干活,你若是不认,你娘可就……”

周氏威胁芷兰。

芷兰瞬间变得脸色苍白。

她老子娘都是陈府的家生子,她若是不听周氏的话,只怕他们一家都会受到连累。

“老夫人饶命,二夫人前段时间罚了奴婢,奴婢怀恨在心才想着嫁祸二夫人,求老夫人恕罪。”

芷兰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对你不薄,你居然这样对我?”

周氏站在一旁,如同很大的打击。

是啊,被信任的人背叛确实是如此。

陈卿绵眼神晦暗不明夹杂了些许的讽刺之意。

张氏搀扶住周氏,为她求情。

“此事跟二夫人无关,老夫人还是不要责怪她了。”

老夫人眼神精明地望了周氏等人一眼,才开口道:

“把芷兰拖下去打五十大板,若是没死就留在府内,死了就算是她命不好。”

芷兰闻言浑身瘫软倒在地上。

她们这些做奴仆的人,命如草芥,只要二夫人能不为难她父母便是。

下人将芷兰给拖了出去,很快便响起了她的惨叫声。

“至于你,马上收拾东西滚出府去!”

刘府医将老夫人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厌恶,心头一凛。

老夫人让他滚,便是不让他府中了。

定国侯府给他的月钱可不少,他这一走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夫人,求您帮我留下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府医大声呼号。

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他为何要帮着那些人去害老夫人呀,明明老夫人才是他的依靠。

“还不快带下去,难道你们还等着老夫人发话不成?”

张姨娘疾言厉色一喝,她身旁的下人便赶紧将刘府医给拉了出去。

周氏与张姨娘同时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意味深长地看向自己这两个儿媳。

她一直都不喜欢陈卿绵的母亲,虽说现在沈氏的父亲已经坐上了国公爷的位置,可沈氏一族终究是乡野之人,不堪大用。

当初她一门心思想要叫陈定远休妻另娶,可陈定远却宁死不愿。

若不是张姨娘有了孩子,只怕他院子里连个姨娘都没有。

她耗费了心思,不就是为了她们在筹谋吗。

可今日这事,跟她们有关系吗?

“老夫人,此事……”

周氏还想解释。

老夫人不耐烦地打断了周氏的话:

“好了,我累了,你们先下去吧,不要忘记去庙中祈福。”

周氏向来在老夫人得脸,如今老夫人话都不听她说完。

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谁打了一巴掌。

陈卿绵看见眼前这一幕,心头的郁气纾解了不少。

她朝着老夫人福了福身便走了出去。

“站住!”

“陈卿绵,你给我站住!”

陈玉静扯住了陈卿绵的衣袖。

“三妹妹,你要做什么?”陈卿绵定定看向陈玉静。

她的眼睛好像一滩清水渐入了墨点,那抹黑色不断扩大,变得幽深可怕。

陈玉静心头一惊,松开了陈卿绵的衣袖。

陈卿绵掸了掸衣袖。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娘,此事分明就是你陷害的!”

陈卿绵看见陈玉静这龇牙咧嘴的模样,想起了旧时冷宫那头恶犬。

那头恶犬只知听人行事,蠢笨至极。

“此事,老夫人已然有了定论,你要是不服气可以回头去找老夫人问问,看她愿不愿意继续查下去,二夫人你说呢?”

陈卿绵早就瞥见了那一幕嫩黄色的衣角。

这些人是料定了自己蠢笨冲动,被陈玉静这么一激,便会去找老夫人吵闹。

那么老夫人必定会对今日的事情起疑,周氏跟张姨娘的嫌疑也可以洗清了。

“静儿你在胡说什么,此事不可再提。”周氏连忙拉住陈玉静。

笑话,若是真的让陈玉静去找了老夫人,那她的嫌疑可就洗不清了。

老夫人可是个人精似的人物。

“娘!”陈玉静惊愕大叫。

方才娘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现在要算了呢。

难道娘怕了这小贱人。

“三妹妹,大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此事还是不要再提起免得伤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

陈媛锦赶忙上前拉住陈玉静劝解。

陈卿绵能很清楚地看出她眼底的不耐。

陈玉静是个极好用的棋子,但这棋子要是不听话,陈媛锦便有的烦了。

也不知道陈媛锦在陈玉静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陈玉静竟真的安静了下来,还朝陈卿绵投了个带着恶意的眼神。

她们只怕又要盘算什么了?

“好了,今日你们也都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张姨娘赶紧站出来打圆场。

“二妹妹,三妹妹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明白了吗?”

陈卿绵定定看向两人。

她的语气很轻,轻如鸿毛飞过,却让人不能忽视。

甚至,令人心底发寒!

“是,妹妹知道了。”

陈媛锦跟陈玉静两人不由自主地开口。

陈卿绵转身离去,嗤笑声随即传来。

这个贱人,且让她得意些时日!

陈媛锦用力攥紧裙边。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