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馒头凤梨酥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是由馒头凤梨酥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啪!一声巨响。陈玉静屋内成了一片狼藉。周氏急忙冲进来。陈玉静双目通红,抬头看向周氏,委屈地喊了一声:“娘。”周氏快步上前,将陈玉静拉进了怀中。她只有陈玉静这个女儿,这下心疼坏了。“玉静,你这是怎么了?……

馒头凤梨酥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 免费试读

啪!

一声巨响。

陈玉静屋内成了一片狼藉。

周氏急忙冲进来。

陈玉静双目通红,抬头看向周氏,委屈地喊了一声:

“娘。”

周氏快步上前,将陈玉静拉进了怀中。

她只有陈玉静这个女儿,这下心疼坏了。

“玉静,你这是怎么了?”

“娘,难道您就打算这么放过陈卿绵了吗?她凭什么可以嫁给卫王,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卫王。”

陈玉静扯住周氏的袖子,面露恨意。

凭什么,陈卿绵的爹那么有本事。

他们只能靠着祖辈封荫过活?

“你放心好了,卫王妃的位置一定是你的!”

周氏在陈玉静的耳边说了几句。

陈玉静露出喜色。

“多谢娘,这一次一定不能让陈卿绵那个贱人翻身!”

“陈卿绵算什么东西。”

周氏不屑地说。

但她从未想过,若不是有陈卿绵这个定国大将军,整个定国侯府早就败落了。

万福寺处于京都近郊,崇山峻岭,树木葱郁。

“小姐,这里可真美。”

青松从出了京都就叽叽喳喳说不停。

陈卿绵经历了上一世的痛苦,心早就如同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如今她听到青松充满活力的声音,倒是多了几分笑意。

“你这小妮子,也亏得小姐脾气好,不然早就把你拉出去打板子了。”

一旁正在做针线的陈嬷嬷,头也不抬说。

“嬷嬷,小姐才不会呢。”

青松拉着陈卿绵的手撒娇。

陈卿绵捏了捏青松的脸,只有接触到青松的肌肤。

她能真实感受到,这一切都不是美。

他们还活着,真好!

忽然有马蹄声传来。

陈卿绵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一双寒眸。

她微微低头,避开那人的审视。

她顺手将马车帘子给放了下来,彻底与外面隔绝。

方才那人,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脚上踩着皂靴。

那打扮一看便是锦衣卫。

而且那人乃是锦衣卫指挥使谢瑾渊。

陈卿绵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谢瑾渊此人常年带着一张银色的修罗面具。

无人得知他究竟长得什么样。

有人说他丑陋如猪,有人说他俊美无俦。

所以他有个雅称夜修罗。

暗夜修罗,专为皇帝取人命。

上辈子,这位指挥使年方二十五便没了性命,到底也跟陈卿绵没有关联。

她只是心惊谢瑾渊有这样一双眼睛,仿佛能洞察人心。

谢瑾渊看见陈卿绵放下车帘,便挪开了视线。

他一眼就看见了马车上的徽记。

那个女子是定国侯府的人?

当真是有趣。

“指挥使,那些人定会暗中设伏,要不要通知京里的兄弟们?”

谢瑾渊亲信,常英问。

“暂时不用,派人把东西送到皇上面前。我们正好可以引开那些人的目光。”

谢瑾渊此话一出,无人敢有异议。

万福寺在山顶之上,周围都是茂密树荫。

定国侯府众人下了马车。

周氏与前来的僧侣交涉了一番。

她这才有些为难地走了众人面前说:

“那位小师傅说了,我们中有一个人要住的远些。”

“那我去吧,大姐姐就不用去了。”

陈媛锦温柔一笑道。

瞧瞧,都还没有说让谁去呢。

她这二妹妹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拉下水来了。

“还是二妹妹善解人意。”

陈卿绵的话成功让陈媛锦得体的笑容停滞在了脸上。

陈卿绵这话是何意。

她不是该顺着自己话谦让一番的吗?

“卿绵啊,锦儿他们的年纪还小,不如就让姨娘去吧。”

“孩子不懂事,还是我去吧。”

张姨娘与周氏两人绵里藏针,句句都在逼迫陈卿绵。

好像她不去,那就是罪大恶极之人。

几个人说了许久,也未见陈卿绵回话。

陈卿绵就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说完了吗,快一些吧,我还要去休息。”

陈卿绵此人蠢笨入猪,要是往常听到他们这么争论,早就自己吼着去那处了。

今日,她竟耐下了性子吗?

张姨娘像是不认识陈卿绵一般,仔细打量起了她。

“卿绵,你觉得让谁去呢?”

周氏不耐烦地问。

她就不信了,陈卿绵还能厚着脸皮让他们去。

“那就我去呗。”

陈卿绵摊了摊手。

张姨娘朝着陈媛锦使了个眼色。

她们两人一左一右地拉住了陈卿绵的手臂。

“大姐姐,你真是好。”

陈卿绵拂开这两人的手,嗤笑道:

“你们误会了,我只是瞧着你们这一字一句都想让我去那里,我要是再不接话,你们不就唱白戏了吗?”

陈卿绵彻底将张姨娘几人的遮羞布给扯了开。

陈媛锦的脸色涨得通红。

她觉得陈卿绵这是当众给了她一巴掌,让她颜面尽失。

就连脸皮最厚的周氏也维持不住那端庄的模样了。

也不知道是谁,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万福寺香火鼎盛,来往之人众多。

他们也将方才几人的话给听了进去。

张姨娘几人的话,单单听没有什么。

但被陈卿绵这么一点,可不就是字字句句都是冲着她去的。

“卿绵你误会了,我可是把你当女儿看待的又怎么会这么做呢?”

张姨娘温柔地说。

她那模样就像是在包容着不听话的孩子。

旁人一见,倒觉得陈卿绵咄咄逼人不敬长辈了。

张姨娘听见周围的声音勾了勾唇。

她就是要坏了陈卿绵的名声。

“张姨娘,你只是姨娘而已,当年你究竟是怎么进了定国侯府的要我说清楚吗?我再说我一次,我有母亲。若是一个人连自己的母亲都认不清,那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陈卿绵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她的视线落到张姨娘的身上,令陈姨娘心底发寒。

“原来是定远侯府的张姨娘啊。”

“听说这位手段可不一般。”

“就是,当年她可是死缠烂打缠上那陈定安的。据说陈定安为了躲她,已经去了边关。”

张姨娘这些年对外将自己的形象塑造得极好。

京城几乎人人都知道定国侯府有一位张姨娘。

今日被这人当众提起当年之事,她只觉得颜面无光。

“大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娘!”

陈媛锦气急,抬手就要打陈卿绵。

陈卿绵捏住她的手腕,放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教训你不要尊卑不分,你不该叫她娘,而是叫姨娘。京城之中但凡有头脸的人家,绝不会妻妾不分。”

陈卿绵没有错过张姨娘双目中炽烈的恨意。

小说《王爷别撩,王妃她又狠又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