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完整版《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txt下载

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知不知。书中主要讲述了:“咣当”一声。磁盘华丽丽摔在地上,排骨四溅,汤汁四溅,碎瓷四溅……随之摔成八瓣的,还有钱微微脆弱的小心脏。她一脸懵逼地杵在原地,圆睁着一双杏眼,茫然看着眼前的一对……咳咳……狗男女?!咳咳……不是她说……

完整版《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txt下载

《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 免费试读

“咣当”一声。

磁盘华丽丽摔在地上,排骨四溅,汤汁四溅,碎瓷四溅……随之摔成八瓣的,还有钱微微脆弱的小心脏。

她一脸懵逼地杵在原地,圆睁着一双杏眼,茫然看着眼前的一对……咳咳……狗男女?!

咳咳……不是她说话不讲情面,实在是因为自打有孕以来,她和老公陈松的关系急转直下,或许是孕期多思,她脑中不只一次试想过捉奸在床的场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狗血的画面,主角却生生换了人。

好一会,钱微微才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妈——你就能不能好好的?”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她大着肚子和老公闹了矛盾,一回娘家就被支到厨房去做饭,做饭就做饭,你和秦叔叔好不好在这样的关口上,在客厅沙发上抱在一起啃?简直没有人性!没有人性啊!

若换了别人,她也就忍了,关键秦叔叔是什么人?满小区的人都知道,活脱脱等同于传说中的隔壁老王,人称“广场一颗雷”,逮谁炸谁,多少大妈为了他晚节不保,前仆后继,又有多少家庭因他夫妻反目,鸡飞狗跳?

钱微微的妈妈季春华讪讪看着她,明知故问,“你——看见了?”

“没有!我瞎了!”

钱微微气得快爆炸了,她还真不如自戳双目,瞎了算了!

秦叔叔慌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微微啊,你别生气,还大着肚子呢,气坏了可怎么整?”

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钱微微狠狠瞪了他一眼,连表面上的客气也不能维持,怒冲冲道,“秦先生,大过年的,咱们两家非亲非故,就不好随便乱窜门子了,更何况我现在大着肚子,也不方便招待你,好走不送!”

老家的习俗,凡是在大年期间上门的客人,哪怕是乞丐也不能拒之门外,更何况是街坊邻居。

季春华听她下逐客令,登时觉得有些下不来台,眉毛一挑,声音提高了几分,“钱微微,这是我家!你搞搞清楚,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再说我和你爸爸早就离婚了,你当初自己选的跟着你爸,我的事轮不到你来做主!”

钱微微的眼圈瞬间红了,她是选择跟着她爸,可那不是因为她当时太年轻太天真,担心她爸犯错误,伤了夫妻情分,破镜难圆了吗?谁知道到底是夫妻情尽,一别两宽,如今他们已离了十多年了。那个时候她都上大二了,这些打算不是没有跟她妈说过,并且她也是同意的。

再说了,公司都在爸爸名下,季春华也不过分着了一筐子鸡蛋,她爸转眼再婚生子,会生蛋的鸡转眼飞进了后妈的手里,她更不能脱身,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保住她妈和她应得的一份家产?

不曾想,她这些年的委屈和辛苦竟是错付了!这里竟已不再是她的家,不能给她一点点温情和庇护。

钱微微越想越委屈,心情波动下,肚子里的小崽子狠狠踢了她几脚,她哎呦一声,伸手抱住了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长长吁出两口气,口中低喃,“不生气,不生气,宝宝,妈妈不生气了还不行吗……”

可是这一波口是心非的操作完全不起作用,小崽子动的更厉害了,她说着说着嘴一瞥,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哭道,“妈,我肚子痛!”

季春华剜了她一眼,眼神凌厉,“你就作妖吧!少给我来这一套,谁还没生过孩子?你就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生你前一天,我还在鱼市冰盆边上剖鱼卖鱼呢!你呀,就是自己个娇气自己,我这里可没有保姆阿姨,要想当少奶奶,要不去找你爸,要不去找你老公!女生外向,我不指着你给我养老送终,你也别想着在老娘面前指手画脚!”

钱微微脸白了几分,女生外向,这话真说的不错,她妈妈可不是为了这么个四处留情的老男人,让自己亲生的女儿和亲外孙受这么大气?

“十五年了,你爸离了又结,结了又离,你不好好管管他,倒管起老娘的闲事来,这么些年你都没有好好陪我过过年,怎么?现在身子重了,保姆休假了,你就想起我来了……”

钱微微气结,她家是做水产品和餐饮生意的,过年是最忙的时候,不是因为她大着肚子,也不见得有时间过年,这些年她没和她一起过年,也没和别人一起过年呀,这有什么好争的?

“就你那丧门星的便宜弟弟,还知道跟着自己老妈呢!这都跟你爸离了,跟你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了,我看你还对人家好的,逢年过节的还巴巴地送东西……”

翻旧帐、强词夺理、断章取义,是季春华这些年来打嘴仗的三大法宝,面对她的汹汹气势,再有理的人也没有不怵的。

钱微微只觉得脑中嗡嗡的,再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这家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她转身回了屋,胡乱的裹了棉衣,拿起包就匆匆地往外走。

季春华素来是个好强的,见女儿在老秦面前这样给自己没脸,也不规劝,眼睁睁看她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砰地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从电梯进到地库,扑面的凉气让钱微微打了一个机灵,她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睡裤和棉拖,外面可是寒冬,她这样一身可出不去。

她一折身又回了电梯,伸手从包里摸出电话,给陈松拨了过去,电话那头是无休无止的忙音,而她已在电梯上坐了三个来回。

叮咚一声,电梯门再次打开,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外卖小哥走了进来,带来一股子寒气,他的衣服上有一层水渍,脚下厚厚的靴子在地上晕开了一片泥水。

躲开她妈贯耳刺心的魔音,钱微微感觉已好了很多,此时并不打算出去受冻,她靠扶着身后的扶手,淡淡道,“外面下雪了?”

外卖小哥放下餐箱取下头盔,迅速按了好几个楼层的号,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答非所问,“你不下啊?”

说完后,他自己先愣了一下,而后冲钱微微笑笑,“外面是下雪了,你要回家去换衣服是吧?不好意思,这都快十一点了,我也是为了省事,想着电梯没人坐就多摁了几层,耽误你了!你到几层?”

钱微微有些尴尬,她妈住二十二楼,可是这几趟她一次都没有在那一层停过,老楼里住的都是熟人,一楼和地库都冷,除了在这方小小的电梯间里装模作样,她已无处可去。

她摇了摇头,冲外卖小哥道,“没关系,我不着急!你去送,我可以帮你摁着门。”

外卖小哥闻言有些诧异,着意向她看了过来,对视之下,钱微微心中也是狠狠一跳。

这外卖小哥有些奇怪,特别是他那专注且审视的一眼,带着几分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是久居高位的人才有的自信和强势,完全不是一个靠苦力求生的底层劳动人民能有的眼神。

他约莫三十几岁的年纪,肤色偏白,面目舒朗挺阔,有着一种很老土的帅气,所谓很土的帅气,是指和时下小姑娘喜欢的爱豆完全不同的英俊,小姑娘喜欢的都是可甜可盐,可狼可奶,可酷炫拽,也可软呆萌的小哥哥,而他长得太规整,规整的只剩下管理者碾压群雄的傲气。

该不会是霸道总裁要给心上人送惊喜吧?钱微微干巴巴的看了看被他摁亮的电梯数字键,不可能有这么多心上人,给员工送温暖?

钱微微扯了扯嘴角,你可省了吧!换位思考一下,一年就过一次年,谁大过年的还想看到自己的老板或者上司?好好缩在家里醉生梦死难道不香吗?这哪里是送温暖,分明是惊吓!

很快到了十楼,霸道总裁又看了她一眼,拿着一盒饭走进楼道,出于好奇,钱微微一边摁着开门键,一边悄悄探出头去。

“咣当”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传来,貌似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呢!

钱微微见他转身,忙缩回了身子,拿起电话又给陈松打了一个,依旧是忙音,狭小而静谧的空间里,那忙音像是能穿透人的耳膜,钱微微忙摁掉了电话。

接连送了好几家,钱微微终于认清了现实,眼前这个长得像霸道总裁的男人,真的就只是个外卖小哥。

她长舒了一口气,电梯已在下行,她眼珠转了转,试探着开口,“小哥,能不能帮个忙?”

外卖小哥蹙眉,“什么事?”

那样子仿佛她会耽误他几千万的大生意一样。

钱微微尬笑着,拿出二百块钱和车钥匙递了过去,“C区89号,你能帮我把我的车开到这边来吗?停的有些远,地库里实在太冷了,帮帮忙!”

外卖小哥深深看了她一眼,又盯了二百块钱一眼,貌似是看在钱的份上才没有拒绝,伸手接过来,摁亮了地下车库的电梯键,到地库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钱微微松了一口气,继续她的电梯之旅,突然间就两眼放空了,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记,真是一孕傻三年,她竟没有要他的手机号,再不济也应该等人家把车开过来再给钱啊,万一人家直接跑了那岂不是很麻烦?大过年的她找谁说理去?

权衡一番,她到底没有追出去的勇气,她已打定主意,如果坐三趟电梯他都不回来,她就直接打120,去医院住一晚上,怎么着也不能让肚子里的宝宝挨冻受委屈。

不想才坐了两趟外卖小哥就等在地库门口了,递给她一杯热豆浆和一条毯子。

钱微微感觉被正道的光劈中了,怔愣地看着他,傻傻说不出话来,法治社会真是没有坏人啊,是她太小人之心了。

她不知道的是,外卖小哥名叫李岩喆,他在拿到她的车后,碰巧在车上看到了她的驾照,看到“钱微微”这个名字以及上面那张小小的老照片,他才想起来,这个白胖的大肚婆是低他两级的初高中校友,两人一起在校广播站待了两年多,怪不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彼时,她扎着高高的马尾,俏皮可爱,他曾对她萌生出懵懂而青涩的情愫,那时她的成绩不太好,高中后就没再见过,看这样子钱微微早就忘记他了。

小说《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