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求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小说免费资源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知不知的新作《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这是一本重生穿越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静怡扶着钱微微坐下,“你们怎么着也让人喘口气吧?就先放放别的歌嘛,那么高的音,连着唱谁受得了?再说我就只喝了你们一杯酒而已。”“那多的你也不要啊?!”小脸美女又看向钱微微,“你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我……

求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小说免费资源

《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 免费试读

静怡扶着钱微微坐下,“你们怎么着也让人喘口气吧?就先放放别的歌嘛,那么高的音,连着唱谁受得了?再说我就只喝了你们一杯酒而已。”

“那多的你也不要啊?!”小脸美女又看向钱微微,“你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我已经打电话让张经理他们了,等他们来了,你和新来的帅哥换着唱,一起合唱,那才叫完美!放心吧,我给你算钱,按最高的给,一切好商量。”

钱微微一听给钱,还是按最高的给,两眼放光,刚要答应,就听静怡大声道,“给钱也不行啊!这是钱的事吗?没听微微嗓子都哑了?这样吧,我看你们这有钢琴,我给你们弹两首歌,好让微微歇一会。”

小脸美女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夸赞道,“呀,还会弹琴呢!你们是哪里来的?不会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吧?哦呦!那可是大明星,大明星!就你们这唱功,这本事,珠联璧合,以后一定能大红大紫啊!”

一般她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听到这样的夸赞,无不是又羞涩又高兴,没有想到两个人都很淡定,像是听惯了这样的奉承话一样。

特别是静怡,她很实在的摇了摇头,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不是,我弹的是家里过年过节,亲朋好友来聚会时弹的保留曲目!”

小脸美女嘴角又是狠狠一抽,家里?亲朋好友?还保留曲目?你可真敢开口,你咋不上天呢?

小脸美女一时难办起来,好不容易聚起来这么多人,万一这个小姑娘也不靠谱,再把客人吓跑了怎么办?

小脸美女讪讪地道,“我还是放两首歌吧!你们先歇一会,等人少的时候再让你试试音,我们这钢琴就是摆个样子,许久没有人弹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行。”

钱微微瞪着她,她这哪里是在说钢琴不行,分明是说静怡不行,静怡一口一个微微的叫她,让她倍感亲切,而且她出头也不过是为了帮自己,怎么也要一致对外!

钱微微一脸的豪横,“她谈一首,我唱一首,她不谈我就不唱了,我们两这就去小吃街吃臭豆腐去!”

小脸美女的嘴角都抽不动了,做酒吧这么多年,可从没有这么憋屈过,好,你弹!你弹!弹过瘾还不行吗?反正万一弹的不好,脸上最先挂不住的是你们二位。

所幸静怡就最初弹错了几个音,然后一直中规中矩的,虽不说多么惊艳,却也没有出什么大差错。

小脸美女其实对静怡的印象还挺好的,像她这样长相清纯的姑娘就是活招牌,唱的不好也有人捧,于是一有空档就凑过来,“你们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吧?以后来我们这里练练?”

静怡嘟了嘟嘴,“我不练,我还会弹琵琶和古筝,全是我妈逼着学的,练得够够的,再也不想练了!”

“我不是说乐器,你认谱,又有微微这样会唱歌的朋友,怎么也能唱几句吧?再不然,我还可以让这里的歌手带带你。”

“我不会唱,我都去练乐器上补习班了,哪有时间唱歌听歌?”

……

小脸美女终于起身走了,她是和现在的小姑娘有代沟了吗?这一个二个的怎么这么难说话。

钱微微趁着静怡弹琴的时间,琢磨着唱什么新歌,太高亢的是绝对不行的,这一晚上下来她可受不住,还好十五年后的歌坛百花齐放,怎么也能找到几首脍炙人口的歌,她就选了舒缓些的歌曲来唱,同样迎来了满堂喝彩。

场子正热着,张经理带着一个皮肤微黑,看起来有些冷酷的帅哥进来了,帅哥抱着一把吉他,一看就是专业歌手,钱微微如蒙大赦,一边唱,一边笑得跟个花痴一样。

张经理走到小脸美女跟前,小脸美女都快哭了,“你可算来了,我今天才知道老板好当,生意是真不好做,就这两个小姑娘搞得我头都大了!”

小脸美女其实年纪并不小了,只是显年轻罢了,她正是这家店的幕后老板。

张经理笑了笑,“李老板可别这样说,你这一出马,比我坐镇时生意可好太多了!这位是刚从外地来的歌手,名叫东良木,可以和咱们先签半年的合约。”

东良木一早就被钱微微的歌声勾走了魂,以至于美女李老板向他伸出了友爱之手,他却还在垂着头发呆,恍若未见。

发呆,发呆,他居然在发呆?!李老板觉得今天已累计受到了几万点的暴击伤害,是她流年不利吗?今天的歌手全都要向她叫板?这约简直是没法签了。

受到暴击伤害的还有东良木,他的双脚稳稳站在地上,动也不动,已然石化,只有那天籁般的女声在身边回荡。

尘世几多喧嚣,再也入不了我的耳,人间几多寂寥,再无旁人能撼动我心!

东良木内心汹涌澎湃,暗叹帝都果然卧虎藏龙,这样的旋律,这样的曲风,还有刚才惊鸿一瞥的如花美颜,这样的人居然只是酒吧驻唱?那他的音乐梦想是不是要蓝桥梦断了?

直到钱微微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他才活了过来,“东良木?东良木?你怎么了?你来了就好了,我实在撑不住了,这真不是人能干的活,太累了,我要走了!”

东良木猛然抬起头,郑重道,“这位老师,你刚才唱的歌是你自己写的吗?”

钱微微摇头,脸上微红,“不是我写的,我也是听别人唱的。”

“谁?”

看着李老板和刘经理,还有旁边的围观者目光灼灼地看过来,钱微微不是惦记对方还没有给钱,差不多要落荒而逃了。

“我——我也不认识,反正不是我写的,你们店里这位小姐姐知道,我连五线谱都不认得,哪里会写歌!”

李老板脸一黑,我知道?我哪里知道?我们两个又不熟!今天不是因为我没有经验,没有事先问清楚,你这种不靠谱的压根儿不会让你上台。

东良木却只是不信,这些年来他一直做驻唱歌手,大大小小的场子去过不少,可以不夸张的说,在华夏大地,就没有他东良木不会唱的歌,他就是一张行走的CD。

这个时候店员送来几张点歌单,几乎将钱微微刚才唱的歌都点了,有些人不知道歌名,居然在上面写了一两句似是而非的歌词。

这个时期的歌很讲究吐字清晰,而钱微微后面唱的几首现代歌,根本听不明白她唱的什么,特别是高潮部分,也不怪他们写的歌词乱七八糟。

钱微微有些头大,心中对流量小生们深表同情,没有自己的作品,在一些场合真的会心里很慌,这种慌有如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啊!更何况她还是借别人的作品来牟利,都够得上拉出去枪毙五分钟的了。

看来除了她钱微微家里的海鲜饭,真真是天下哪一碗饭都不好吃!她要不要明天去批发市场先看看鱼?

钱微微将点歌单推了回去,她没有估算错的话,今天晚上这一番忙活,五百块总该有了吧?买张硬座票应该够她回江海市找她老爸了吧?再这样赚钱,接受别人膜拜的眼光,她会良心不安的。

“我不唱了,我不是专业歌手,嗓子都哑了,今天晚上我还没有吃晚饭,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我和静怡还打算去小吃街转转呢!你们看,是不是把工钱给我们结一下?”

“不行!”三个人虎视眈眈,一齐断喝!

钱微微吓的一个机灵,“怎么的呢?想赖账?不能够吧?”

“不是那个意思,刘经理,你安排东良木先去唱歌,我和钱微微去里间谈……”李老板说到这里狠狠顿了一下,尴尬的笑笑,继而看着刘经理斩钉截铁地道,“你去和她谈,你比较有经验,务必把人留下来!”

刘经理一脸懵,什么洪水猛兽把李老板吓成这样?他可才刚回来,这个小姑娘唱歌呜呜喳喳的,他连她唱的什么玩意都没有听清,老板到底是想签还是不想签?看着李老板一脸便秘的表情,刘经理有些挪不动步子。

“快去!”李老板朝他挤挤眼睛。

刘经理更懵了,到底什么意思啊?现在打工真是太难了,老板的心思比古代皇帝的圣心还难猜!

钱微微道,“不如先结今天的钱,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怎么的她也要把今天的钱先拿到手,万一一会儿谈崩了,才不会太吃亏。

咳咳,崩是一定要崩的,她要回家卖鱼去!劳动人民最可爱了!

小说《重生之她偷了我的人生》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