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完整版《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txt下载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世无忧。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名观。往日极为清冷的道观里,此刻可以用热火朝天来形容了,佣人出出进进的搬东西,其他人嘀嘀咕咕的不停说着话。主位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此时正闭目转着手中的珠串,她忽然轻咳一声,让一室的吵闹戛然而止……

完整版《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txt下载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 免费试读

无名观。

往日极为清冷的道观里,此刻可以用热火朝天来形容了,佣人出出进进的搬东西,其他人嘀嘀咕咕的不停说着话。

主位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此时正闭目转着手中的珠串,她忽然轻咳一声,让一室的吵闹戛然而止。

老太太缓缓睁开眼睛,所有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个坐在门口左侧木墩上的少女,少女单手撑着脸颊低垂着头,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对于少女的睡功在场所有人都领教过了,只要她想睡觉,哪怕有人在她耳边放个炮仗,她都不带醒来看一下的。

佣人都搬完了东西等候在外面,老太太用手轻轻地扣了一下桌面,轻声喊道,“洛洛。”

老太太的话音未落本该熟睡的少女像是被电到了似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在。”

其余人看着还一脸困倦的少女,眼睛都困得睁不开的少女,对于她条件反射的行为心疼又好奇。

少女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扫了其他人一眼后看向老太太,问道,“奶奶,什么事啊?”

“都收拾好了,可以走了。”

“哦。”

少女应了一声直接转身出去了,其他人一脸错愕懵逼的看着离开的她又看了看彼此,还是其中的贵妇赶忙轻声喊住了她,“洛洛,等一下。”

少女停住了脚步回头,又打了个哈欠,“妈,还有什么事啊?”

看着她困倦不已的样子,贵妇忍不住轻笑出声,“你昨晚是去当贼了吗?怎么困成这样。”

少女轻点着头想说差不多,就听贵妇妈妈又说,“你要回家了,都不知道跟奶奶说声再见吗?”

少女看着老太太,想起她曾经随口说过的一句话便说道,“不用,奶奶不喜欢跟人说再见,走吧,再磨蹭就赶不上飞机了。”

少女说完又走了,其他人跟老太太说着离别的话,从道观出来看着绵延不尽的山脉,少女重重的呼了口气,自言自语,“以后再也不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了。”

一个跟少女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从门口跳了出来,听到她的话便轻笑着说,“看来你很喜欢跟奶奶生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山上啊。”

“妈一直心疼你从出生就被奶奶带到这里来,说这十八年你过得就是小白菜的生活,你都不知道妈每天都盼着快快到你十八岁好来接你呢。”

少女回头看着只比自己早出生了几分钟的哥哥,懒懒的回道,“你们都有偏见,奶奶对我可好了。”

话落她心里悄悄地补充了一句,‘除了偶尔变态的逼她学一些东西之外。’

“我虽然也怕奶奶,可我觉得她应该不会虐待你的,毕竟你是她的亲孙女。不过也不能怪妈想得多,毕竟你是咱季家的掌上明珠,放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被奶奶带到这样的破地方,还连一天学都没上过。”

“咱季家怎么说也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名流世家,被人知道季家的掌上明珠是个文盲,爸妈脸上也没有光不是。”

季冰洛知道小哥哥说这话就是希望自己不要责怪家人,可她还是忍不住要为奶奶解释,“我虽然没有去过学校,可是你们也看到那个大书房了,里面的书我都读过了。小哥,我没有文凭但我脑子里有知识,只是我跟你们在学校里学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从小到大她都这样说,季冰演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认定了她就是一个被放养的文盲。

两人说着话季家其他三人也出来了,一家五口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去,突然不知从哪飞来三只野鸽子,季冰演仰头看着轻啧一声,自言自语道,“要是能打下来烤着吃一顿就好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嘭嘭嘭”三声响,飞着的三只野鸽子就直线掉了下来。

意识到声音是从自己耳边传来的,季冰演茫然懵逼的收回视线转头看过去,只见距离他只有一步远的少女正收回手臂准备收起手里的枪,他瞳仁猛然一缩,扑过去一把抢过枪来,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居然还有这玩意儿?你这东西哪来的!”

他这话一出口原本吓得呆滞的季妈妈突然捂着耳朵尖叫起来,季爸爸被吵得头疼伸手一把捂住,和大哥两人目光死死的盯着季冰演抢到手里的枪,等着季冰洛的答案。

季冰洛一脸奇怪的看着几人从季冰演手里夺回了自己的东西,收起来才淡淡的说道,“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不过是一把枪而已,之前搬到车上的几个箱子里都是这玩意儿。”

男人没有几个不爱车和枪的,季冰演就是个俗人,他两样都爱,他刚过完十八岁生日,成年礼物就是大哥和老爸每人送了他一辆车。

可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枪。

一直都充当着哑巴的季大哥季冰渊微蹙着剑眉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季冰洛,终于说出了今天到来的第二句话,“你的枪哪来的?”

季冰洛一拍收起的枪,懒懒的回道,“这把是奶奶送给我的成人礼物。”

听到这话季冰渊眉头拧的更紧了,季爸爸则有些惊愕,但惊愕过后又似乎释然了,只有季冰演听到她的话直接一脸悔恨了。

他现在恨不得出生后被奶奶带来这里的是自己,他可以晚十八年去享受豪门奢靡的生活,季家有的是钱,车子可以随便买,但是枪这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季冰洛回答完大哥的话看着还在惊恐中的妈妈,走过去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妈,你这样搞得我都不敢跟你回家了,好怕哪天你会被我吓死的。”

季妈妈听到这话,终于推开了季爸爸捂在嘴上的大手,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后,努力的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没事,妈妈承受力还可以,吓不死的,你就放心跟妈妈回家吧。”

说完季妈妈揉着还疯狂跳动的太阳穴,无力的靠在季爸爸的怀里。

心里暗暗感慨,她那个婆婆果然不是一般人,送她宝贝女儿的成人礼物既然是枪!

季冰洛看着明明害怕的语气都颤抖了,却还倔强的硬撑着的妈妈,不觉有些好笑。

她刚才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她是真的怕自己这个可爱的妈妈哪天被自己给吓死了,现在只是露出个枪就这个反应,那要是……

她压下了心里那些想法说了声走吧,就率先往车子走去,小哥赶紧追着她上了车,央求着她再给看看那把枪。

季冰洛把子弹退出后把枪给了眼馋的不行的小哥哥,大哥发动车子后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说了第三句话,“这东西安检过不去。”

“我知道。”话落她拿回枪,几下就把一把精致的小手枪拆成了各种小零件。

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