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求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小说免费资源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小说是作者千世无忧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若是以往季家人很欢迎南宫家人的到来,毕竟在商场有合作,可是现在他们最不想见的就是南宫家人。可人都来了他们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毕竟婚事都他们单方面订下了。南宫家大少爷南宫远,如今担任南宫家总公司的执行总……

求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小说免费资源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 免费试读

若是以往季家人很欢迎南宫家人的到来,毕竟在商场有合作,可是现在他们最不想见的就是南宫家人。

可人都来了他们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毕竟婚事都他们单方面订下了。

南宫家大少爷南宫远,如今担任南宫家总公司的执行总裁,样貌出众,为人谦卑有礼,但在工作上手腕铁血,在商场上很有名号。

此时提着东西进来,礼貌的问候完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季家所有人都从餐厅出来欢迎他,季冰洛和季冰演两人藏在后面,在大家都落座后,两人挤在一起坐下来。

季冰演凑到她耳边跟她说南宫家的事情,她捏着下巴看着南宫远,只问了一句,“那你知道我要嫁的病秧子长得好不好看?”

南宫远的样貌可以说很不错,但不在她的审美点上,如果病秧子也长这种类型,她怕自己看了会忍不住直接给弄死。

小哥哥摇了摇头。

关于南宫家的事情她已经查过了,只是关于那个病秧子的消息她一点都查不到,可她也知道有的人挑着父母的优点长,有的就专挑缺点,病秧子父母的缺点结合在一起,那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了。

脑海里简单勾勒一下那样的容貌,她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南宫远把家里长辈的意思传达后就站了起来,“抱歉打扰了,我公司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晚上等候各位的光临。”

南宫远走后季冰洛就让老太太赶紧去休息,她看得出老太太昨晚不知去哪鬼混受伤了。

大哥父母要去公司,小哥要去学校,临走前他突然喊住了老太太,“奶奶,洛洛的舒筋活血拳您知道是什么吗?”

大哥父母正要走,听到他的问话都停了下来,齐齐看向已经走到楼梯上的老太太。

老太太看着窝在沙发上像个废物似的,不是吃就是睡的季冰洛,冷漠的说,“具体是什么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她曾经用这个拳让两个跆拳道教练在医院躺了小半年。”

老太太说完就走了,其他人看向窝在沙发上的季冰洛,她朝小哥挑了挑眉,笑眯眯的说,“你还有六天了哦帅哥,六天后你做不到我看在血缘的面子上会让你躺一个月。”

季妈妈看着她得意的样子,气的只扶额呻吟,“你奶奶这十八年到底都教了你什么?”

有枪还会开,现在还会打人。

季妈妈又气又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往外走去,让大哥找几个好老师。

大哥淡漠问了一下,“什么学段的?”

“她都没上过学,自然是要从头开始的。”

大哥回头看着还在跟季冰演打闹的小丫头,他可不觉得这个小妹是个文盲,她带回来的那些书他简单的看过,怕是季冰演这个二货有一大半都看不懂。

所有人都走了季冰洛才跳下沙发匆忙上楼回了房间,关上门就对刚从浴室出来的老太太说,“我说老太太你也不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能不能别瞎搞了,小心哪天让我早早给您老送终了。”

奶奶睨了她一眼走过去趴在床尾的脚凳上,她吐了吐舌头找来东西看着老太太后腰上不大但已经见骨的伤口,吸气一顿,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眼神阴鸷的看着伤口,手脚利落的处理着,沉声问,“谁干的!”

奶奶难得慈爱和善的说,“跟你没关系,我用这一道伤口换他半条命,值得了。”

“放屁!”季冰洛气的爆粗口,“别人算什么东西!需要你用这样的伤口来换他半条命?”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用一条狗命来换你一道伤口!”

奶奶回头看着怒红了双眼杀气腾腾的她,轻叹一声道,“洛洛啊,你要知道这人外有人啊,你再厉害也有比你更厉害的人。”

季冰洛瞪着奶奶冷哼了一声,“我就是天下第一,我就是牛逼的能上天,谁不服就来干啊!我会用我的能力来告诉全世界,我就是全宇宙最牛逼的!”

奶奶看着她叹息着没说话,这就是这么多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管着她的缘故,她没有遇到比她更厉害的人,就觉得她最厉害。

这样的性子早晚会吃亏遇险的。

就像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发现了跟来,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出手,现在她恐怕半条命都搭进去了。

给奶奶处理完外伤,季冰洛又拿了一些药到了热水递上,“吃了吧,我知道你还有内伤。”

奶奶吃了药欲言又止的看了她半天,最后什么都没说就躺下了。

季冰洛等着奶奶睡着出去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手机上收到一张照片。

她冷笑着阴鸷看着照片中的面貌丑陋的男人,冷幽幽的开口,“原来是你这个杂碎!”

“爸爸就让你多喘两天气儿,等奶奶回去了,看爸爸让你怎么生不如死!”

夜晚。

季家六口如约来到南宫家,寒暄过后男人谈事业,女人谈女人的话题,只有季冰洛和季冰演两人跟大家的话题插不上嘴,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吃着东西。

不一会一个佣人过来说小少爷打完点滴了,又过了一小会,还未见其人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季冰洛听得都没心情吃东西了,把手里吃了一半的东西丢给季冰演,仰头看着楼梯方向。

片刻后一个清瘦还清隽的男人从楼梯上下来,相较于他们穿的那么单薄,男人穿的些许厚了些。

季家人看着男人神色各有不同,只有南宫家的人看到男人后先是眉心一蹙,接着似乎都了然了。

季冰演凑到季冰洛耳边低语了一句,“你这快死的老公倒是长得人模狗样的。”

季冰演歪着头看着走过来跟大家问候的男人,等他一一问候过突然冒出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这个男人的样貌不在她的审美点上,但是那双眼睛她喜欢,而且还觉得熟悉,只是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南宫大哥笑着说,“季小姐估计认错了,他可是长这么大都没离开过江城的。”

南宫家其他人也都所她可能认错了,唯有南宫炔未曾说过一个字,用手帕抵着唇轻咳着朝她走来,距离几步远停了下来,静默的看着她,轻轻开口,“你是觉得我眼熟吗?”

季冰洛仰头看着他,是一张很陌生的脸,只是那双眼睛,她勾了勾唇,淡淡的说,“只是你这双眼睛让我觉得很熟悉。”

话落她突然皱起鼻子,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身子往前凑过去嗅了嗅,忽然瞪圆了眼睛。

张着小嘴儿指着南宫炔。

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