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千世无忧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千世无忧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奶奶觉得自己该说的都说了,能做的也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看命运了,所以她走了。奶奶前脚走后脚季家人就该忙事业的忙事业,该忙学业的忙学业,完全不把婚事放在心上。季冰洛也觉得婚礼什么的太麻烦,反正半年之后自……

千世无忧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在线阅读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 免费试读

奶奶觉得自己该说的都说了,能做的也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看命运了,所以她走了。

奶奶前脚走后脚季家人就该忙事业的忙事业,该忙学业的忙学业,完全不把婚事放在心上。

季冰洛也觉得婚礼什么的太麻烦,反正半年之后自己就要离开南宫家,所以能不举行就最好别举行了。

家里所有主人都走了,她在自己房间里呆了许久,出来时背着一个比较大一点的背包出门了。

到了咖啡厅她径直往后面走去,推开经理办公室的门进去,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见到她赶紧起身,“小姐您来了。”

慕清把背包往沙发上一甩,坐下来,“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查到了,这是地址和周围环境以及他们的人手布置。”男人把一张照片和一份简单的地理位置图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

季冰洛看着两样东西,又问,“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都放在休息室了。”

她轻点了一下头,男人就出去了,将两样东西放在背包里,她起身去了休息室,一会出来换了一身衣服。

这衣服在别人看来就是比她之前的稍微修身一点而已,可懂得人,却知道这衣服并不简单。

从桌上拿了车钥匙,带着自己的背包出去从后门离开。

…………

南宫家。

三楼的某个房间里,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的南宫炔坐在电脑前,视频中是昨天在咖啡厅的女人,女人看着他说道,“老板,今天有人在查了林智,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想要对他不利?”

南宫炔以拳抵唇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点红色,拿开手青红的唇上有些血迹,他拿过手帕擦掉,然后慢慢的擦着手上的血迹。

“老板你……”女人看到他嘴上的血迹震惊又慌乱的。

却被他轻轻的开口打断了,“查到是谁吗?”

女人暂且忍下心惊回答他的问题,“是青龙会的一个小头目,可我调查过他和林智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我觉得有可能是帮别人调查的。”

听闻女人的话南宫炔沉吟了片刻,说道,“通知一下林智吧,如果他还不肯说出东西在什么地方,那就直接送他去地狱旅游。”

女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应了一声就关掉了视频通话。

南宫炔收回视线看向放在水杯边的吊坠,拿了起来,冰凉柔软的指腹轻轻地触摸着吊坠,薄唇浅浅的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弧痕。

半晌后,自言自语道,“其实就算林智把东西交出来又能如何,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撑不到可以拿……”

话还未说完他又咳嗽起来,只是这一次咳得要比之前那一次都要凶猛,片刻时间他已经脸色涨的通红,就连脖子都泛红了。

捂在嘴上的浅灰色条纹手帕更是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更深的颜色。

突然房门被敲响,此刻的南宫炔咳得快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去问敲门的是谁。

不过外面的人似乎只是敲一下让房间里的人知道有人要进来,所以直接就推门进来了。

听到里面传来的咳嗽声,赶忙关上门拄着拐杖急急忙忙的往里面走来。

南宫炔终于停止了咳嗽,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头发花白的老头,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人,“爷爷。”

“药呢?你没吃药吗!”爷爷走过来急的把拐杖一丢,就在桌子上到处翻找。

南宫炔一把按住爷爷的手,缓了缓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力气了,才说道,“别翻了,药早就吃完了。”

话音刚落他伸手端过桌上的水杯,因为没有多少力气,所以端着一杯水都颤抖的不停,让本就快满杯的水被洒出来一些,好不容易把水杯送到嘴边喝了几口,把口中的血腥味顺下去一些后。

他勾起一抹浅笑,“能不能麻烦爷爷帮我放下水杯。”

爷爷心疼的看着他接过水杯,看着他红色慢慢退却,苍白的让人心疼的脸,重重的叹息起来。

“爷爷,您也看到我这身体了,估计没几天时间了,所以,婚事能不能取消?”

老爷子听到他前半句话气的直瞪他,可是后半句话让老爷子恍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对了,那老婆子说了,如果能哄好她的宝贝孙女,或许小丫头能治好你的病呢。”想起奶奶私下跟自己说的话,爷爷便捡起丢在地上的拐杖,拄着就急急忙忙往外走。

边走还边说,“小子,爷爷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你可要挺住啊。”

南宫炔无奈的笑着没有说话,他也想挺住,可是老天爷似乎不想让他再坚持下去了。

而且那个小丫头可是来要他命的,等她来救自己,恐怕是痴人说梦了,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吐血到这种地步了……

此时季冰洛已经到了目的地,看着别墅周围来往巡逻的人,一脸轻蔑的冷嗤了一声,敏捷的藏在绿植后,等着巡逻的人走开顺着墙一路往前。

躲过层层守护她终于进屋了,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东西,把屋子里的守卫都放倒,然后往某个房间走去。

推门进去关上后然后反锁,这才放心大胆的往里面走进去。

“嘭”的一声闷响,一颗子弹从她耳边擦过去,打断了她几根飘逸的头发。

“还挺警惕啊。”季冰洛目光阴鸷且轻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在男人举枪朝她开第二枪之前,她从后腰摸出一个小刀,甩手飞出,小刀就直接钉在了男人的手腕上。

疼痛让男人的枪脱手了,她几步冲过去,一把掐住男人的脖子,咬牙切齿道,“垃圾!上一次老子看在景爷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狗命!没想到你特么不知感恩还来作死!”

男人被她掐的呼吸不畅,却还顽强的艰难的说话,“有本事等我伤好了,我们再来交手,到时候……”

季冰洛闻言冷嗤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就凭你伤了我奶奶,让你过多活两天已经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了!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男人听到她的话有些困惑,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奶奶是谁后,愣了一瞬后,忍着疼痛一个翻身从自己的手腕上拔掉她飞射的小刀,快速的往她手腕划过去。

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