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特异事物调查局(三生石01)在线免费阅读

悬疑小说特异事物调查局的作者是三生石01。书中主要讲述了:大体老师是一个特殊称谓,听起来似乎和体育老师有某种联系。实际上大体老师是医学等需要解剖尸体的专业对尸体的称呼。叫尸体有些忌讳,学生想要学习知识,必须要有尸体解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尸体就有了‘大体老……

特异事物调查局(三生石01)在线免费阅读

《特异事物调查局》第001章 大体老师 免费试读

大体老师是一个特殊称谓,听起来似乎和体育老师有某种联系。

实际上大体老师是医学等需要解剖尸体的专业对尸体的称呼。

叫尸体有些忌讳,学生想要学习知识,必须要有尸体解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尸体就有了‘大体老师’的称呼。

学医的胆子都大,可是接触尸体,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奇怪的感觉。

和‘大体老师’有关的传说很多,惊悚又诡异,大多数人都当做故事听。

经过人们口口相传,早就偏离本质。只有少而又少的传说可能真实发生过。

这概率和中彩票差不多,任霖没想到他会中奖!

任霖是一名即将毕业的法医,专业课优秀,经过校方推荐,取得毕业证后即可加入临川市刑警队。

实习期只有三个月,过后就可以成为一名正式法医。

一切都很顺利,任霖在读初中时就想成为一名法医,算是得偿所愿。

只是最近发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事情,让他有些困惑。

任霖站在镜子前,镜子中人有着浓重的黑眼圈,一连几天没有休息好,眼圈黑的像熊猫。

“唉!”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似乎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吹在任霖的脖子上。

任霖打了一个冷颤,反应有些迟钝。

“尸体会疼吗?”

一个女声在任霖的耳边说道。

镜子中出现一个美女,身姿窈窕,娇艳如花。

美女脖子下方有一道竖着的疤痕,破坏了她的美感,并且伤痕向两侧延伸,被衣领遮住。

普通人看到伤痕并不会太在意,但是对法医专业的学生来说,这道伤痕就有点恐怖。

原因很简单,这道伤痕就不应该出现在人身上!

Y字形切口是解刨尸体时最常用的手法,沿着锁骨两侧划开,在中线汇合,再一刀切下,直到腹部。

解刨完成后再进行伤口缝合,伤口不会愈合,也不会形成疤痕。

“你在解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尸体会不会疼?”

女人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就在耳边,任霖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任霖立刻转身,他的身后空空如也,并没有人。

幻觉?

任霖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把冷水泼在脸上, 被冷水一激,打了一个冷颤,精神为之一震。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任霖自语道。

作为一名法医专业的学生,从大一入学开始,就免不了和尸体打交道,按说早就习惯了。

任霖的心理素质极其稳定,第一次见到‘大体老师’,同学多少有些不适,任霖没有任何感觉。

所谓‘大体老师’,就是解刨课上必不可少的道具——尸体。

遗体主要靠自愿捐赠,也算是半个老师,起了一个绰号叫‘大体老师’。

有时候尸体不够用,教学又必须进行,学校会花钱买一些尸体。

问题就出在一具尸体上!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是一堂非常重要的解刨课。

同其他院校相比,法医学院学生本来就不多,一个班多的话有三十多人,少的也就二十出头,任霖所在的班级属于人数多的,一共有三十三人。

那天任霖来的很早,解剖室里只有五、六个同学,任霖在第一排抢了一个位置。

刚坐下,外号叫‘猴子’瘦高同学很八卦的说道:“我听说这次的大体老师是个女的,还是个美女!”

“你小子又从哪听的小道消息?靠不靠谱?”说话的是猴子的死党,班上最胖的家伙,名字叫廖克良。口头禅是‘我这不是胖,这叫壮!’

猴子得意的说道:“肯定是有人看到了,绝对靠谱,我和你说那不是一般的漂亮,看一眼就让人着迷,一辈子忘不了。”

“闭嘴!能不能尊重一下逝者?”程英有些的恼怒的说道。

程英是班上唯二的两个女生之一,最近心情很不好,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有了工作,只有她四处碰壁。因为法医工作特殊,往往还需要搬运尸体,女人力气小,不适合搬运工作,用人单位都偏向男法医。

班上同学之间的关系都不错,猴子和廖克良不想惹程英,两人识趣的闭嘴。

任霖环顾一周,除了三人之外,还有一名叫黄杰的同学,正在认真看书。

黄杰的家境不太好,学习一直很刻苦。性格有些内向,不太喜欢交际。

“来两个同学,帮我运一下大体。”停尸间的负责人选了猴子和廖克良。

“又是我!”寥克良有些郁闷,每次搬大体都少不了他。

“我才叫倒霉,坐在你旁边就没好事。”

五分钟后,两人推来大体老师,停在解刨台边,两人合力要把大体抬上解剖台。

“怎么这么重!死沉死沉的!”猴子叫道:“胖子,你用点劲!”

“我用力了,是你小子在偷懒吧。”

两人脸涨德通红,咬着牙都没把尸体抬起来。

任霖从白布单的轮廓看,确实是一具女尸,真的这么重?

“我搭把手。”

任霖主动搭帮忙,用力的时候确实感觉很沉重,像是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大胖子。

这怎么可能?

三人依旧是很吃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大体老师挪到解刨台上,猴子满头都是汗。

程英笑着调侃道:“你们三个没吃饭么?抬个大体都抬不动!”

猴子奇道:“真是怪了,怎么这么重!在路上推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沉!”

任霖回到坐位,看着盖在白布下的大体老师,看轮廓就是一具女尸,身材还不错,目测不可能超过一百斤。

民间有一个俗语叫死沉死沉的,有一套荒诞的解释。同样是120斤的成年人,抬活人和抬死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抬死人的时候,感觉特别沉重。

如果亡者心愿未了,或者心有怨气,尸体就会特别沉,几个壮汉都抬不起来。

猴子压低声音说道:“这位大体老师不会‘有问题’吧。”

廖克良接着说道:“有可能,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长得又漂亮,说不定还没有男朋友,肯定心有不甘。”

呼……

一阵冷风吹进解剖室,房间里的温度陡然下降。众人同时又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

程英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极点口德,对大体老师尊敬点!”

“可是……”猴子还想争辩,程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猴子把剩下的话咽回去。

快到上课时间,学生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任霖盯着白布下的尸体,眼睛都直了,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太对劲,尸体突然动了一下。

解剖室原本有些嘈杂,任霖瞬间听不到任何声音,恐惧感爬上心头,出了一身的冷汗。

任霖没看错,不是幻觉的,尸体真的动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下一秒钟任霖剧烈的头疼,像是有一根针从枕骨处缓慢扎入,几秒钟后,疼痛感开始扩散,从一个点扩展到整个大脑,那感觉就像是有根针在搅动脑浆。

任霖快要昏过去了,疼感突然消失了。来的快去的也快,以至于任霖有点懵逼。

猴子等人表情也不太自然,廖克良揉着太阳穴,猴子低着头,不敢看解刨台。黄杰还在的看书,看起来很正常。程英和任霖对视一眼,她的眼神中透着惊恐。

“你是不是看到……”任霖刚开口,刘教授走进解剖室,学生们瞬间安静下来。

刘教授在法医学院德高望重,一辈子都在教学,真正的桃李满天下。按说刘老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依旧坚持讲学。校方担心刘老身体吃不消,排课很少。只要是刘教授的课,都很重要。

“今天是法医病理学,大家打开的教材第134页。”刘教授从不客套,不说废话。

任霖专心听课,不想错过刘教授讲的没每一句话。

刘教授简短的讲了二十分钟,接着就进行操作。按照惯例全体起立,对着遗体默哀三分钟。

仪式完成,刘教授的掀开白布,准备尸检。

刘教授用一块白布盖住遗体的脸,以示尊重。

任霖看到女尸的脸,真的非常漂亮,是一种古典的美。尽管闭着眼,都流露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

“就你了,任霖!”刘教授叫道。

任霖还在发呆,同桌推了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

“啊?”

“发什么呆,你来操刀。”前期的解刨工作不需要老教授动手,随机抽取一名幸运学生。

任霖走到解刨台前,拿着手术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人死亡之后,血液会在重力作用下沉积,形成尸斑。

尸体经过冷藏之后,皮肤苍白如纸。

眼前的大体老师既没有尸斑,肤色也没有发白。正好相反,大体老师的肤色如常,很像是个活人。

“这位同学,麻烦你快一点,不要浪费时间!”刘教授催促道。

任霖拿起手术刀再看,大体老师肤色惨白,根本就不是刚才看到的样子。任霖有点慌,还是拿着手术刀做出Y字形切口,然后用骨锯切断肋骨。动手之后,心态逐渐稳定下来。

刘教授点点头,操作规范,做的干净利索,是毕业生该有的水品。

任霖回到座位上,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没听到刘教授在表扬他。

刚才是出现幻觉了?任霖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节大课很快就结束了。

“下课,把大体老师推来的同学再推回去。”刘教授大步走出教室。

“我们怎么这么倒霉!”猴子郁闷的把推床推到解刨台前。

“快干活,少抱怨。”廖克良催促道。

这一次两人轻松的抬起大体老师,并没有感觉到特别沉重。

就在这时,盖在大体老师面部的白布掉了,遗体的脑袋向旁边一歪,脸正对着任霖。

大体老师的眼睛睁开了!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任霖,双眼空洞无神。

人在死亡之后,最先开始腐化的就是眼睛,一天的时间,晶状体就会浑浊,眼睛会逐渐变成灰白色。

大体老师不知死了多久,还被冷藏过,眼睛还和正常人一般。

这就有点惊悚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空洞的眼神逐渐有了神采,大体老师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任霖差点喊出来,却发现身体不能动,也不能发出声音,就像是进入梦魇之中,意识是清醒的,可是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嗨,发什么呆呢,还不走?”

程英看到任霖盯着空无一物的解刨台发呆,上来拍了任霖一巴掌。

“啊?”

任霖回过神来,才发现大体老师早就被抬走,解剖室里的同学都走了,就剩下他和程英。

“你有没有……”任霖不知该怎么说,毕竟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出来会不会被程英当作是疯子。

“有什么?快说啊!”程英催促道。

“算了,刚才有点头疼。”任霖活动一下脖子,整理好课本笔记准备离开。

“你没记笔记?”程英看到任霖的本子上一片空白。

“上课的时候突然有点不舒服,头疼的厉害,一个字都没写,等回头把你的笔记借我抄一下。”

程英摸着后脑勺说道:“刚才我的头也疼了一下,可能昨晚没睡好。”

小说《特异事物调查局》第001章 大体老师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