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糙汉将军的农门娇娇媳糯米糕儿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糙汉将军的农门娇娇媳》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糯米糕儿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院子里,一张草席子,破旧的棉被里裹着一个小身板。“嘶!”一声吃痛传来,草席子裹着的“尸体”动了几下。耳畔聒噪的谩骂跟恸哭声,震的她耳膜嗡嗡响。“娘……您是不是要把人逼疯才满意?我家福满还没死呢?您怎么……

糙汉将军的农门娇娇媳糯米糕儿小说免费阅读

《糙汉将军的农门娇娇媳》 免费试读

院子里,一张草席子,破旧的棉被里裹着一个小身板。

“嘶!”一声吃痛传来,草席子裹着的“尸体”动了几下。

耳畔聒噪的谩骂跟恸哭声,震的她耳膜嗡嗡响。

“娘……您是不是要把人逼疯才满意?

我家福满还没死呢?您怎么就抬她送往山神庙。

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您就别想把她送走……”

妇人言辞坚定,将草席里瘦弱的小丫头拎出来护进怀里。

“……何氏,你进门十五年,就生了三个赔钱货,我们徐家是倒八辈子霉了。

送她去山神庙已经是她的福气,留在家里,死了晦气,还得搭上一副棺材板,呸!也不看她值不值这价。

让开,不然老娘连你一起打……”顺手抄起旁边的柴火棍往妇人身上招呼。

徐福满艰难的掀开眼皮,脑袋一突突的疼。

她恍惚记得,自己出任务被出卖,穿膛而过的重击清晰的留在脑海里。

她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对。

这怎么……

什么情况?

懵了的徐福满,抬头,看向聒噪的来源。

惊悚的看到面前这位扭曲着脸,面容刻薄,穿着藏蓝色破旧袄子的老妇人。

年轻妇人抱着自己,双眼赤红,肿的跟鱼眼泡一样,蜡黄的脸上满是歇斯底里的绝望。

不等她想明白,身子已经被拢进怀里。

“啪啪啪”棍子打在身上的声音,蓦然闯进她的耳中。

抱着她的女人被打了!

她被护在怀里!

清冷了二十年的心,被不知名的温暖,狠狠撞击了几下,眼眶微酸。

妇人没有躲闪,双眼呆滞,透着股子死灰的绝望。

嘴里喃喃:“你打,你打吧,反正孩子爹已经去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也是被磋磨。

你把我们都打死,死了到地底下团圆……就你一个人活,活成老王八……

一家子妖魔鬼怪……我不想活了,个个都恨不得磋磨死我们……死吧,都死吧,死了就解脱了……”

老妇人察觉了不对,大喘着粗气停了手,扭头正对上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太清冷,害她打个冷颤。

“小畜生,你竟然没死!”

打了鸡血一样,嗷一嗓子指着她的脑门开骂。

“何氏,门外有棵歪脖子树,趁早绑了裤腰带勒脖子,挂不上去老娘还能帮把手。

真当老娘是被吓大的!呸!

小畜生就是贱种,死了干脆,刨坑一起埋了省劲儿。”

老太太骂人的功夫如火纯青,这么一长串,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的。

厉害!

“小满,娘的小满啊!你可算醒了,吓死娘了,娘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你了。

是娘不好,没护好你,让你遭罪了,娘的错,你说话呀!别吓娘……”妇人抱着人,上下的打量,见她果真睁开眼,喜极而泣!

老妇人干瘪的身子在院子里打了个转儿,单手叉腰,向着地面喷了一口黄痰。

狰狞的脸更像恶鬼。

“死鬼丫头,没死还敢挺尸,命比王八还硬,白让老娘的银子长腿飞了,晦气!”

恶狠狠的盯了她一眼,随即转身就走!

懵圈中的她,闻着妇人身上皂角的味道,徐福满脑门又突突的疼。

钻心的疼,两眼一翻,一口气没喘过来,人撅过去!

再次醒过来,天空已经泛起白鱼肚。

徐福满淡定的坐在床上。

昏迷的时候脑袋里被塞了不少东西,有她的,有原主的。

回想原身的信息,徐福满对目前的身份跟处境也多了一番了解,长叹一口气。

原主也够悲催的!

一个月前,原主爹进山打猎一去无回,同村的猎户捡回来一件血衣。

村里人说,徐老二被野兽给叼走了,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也有人说,他是跌下山掉进水里,被水里的水鬼给拖走了。

还有人说,徐老二是被她这个闺女给克死的……

总之,徐老二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

何氏一连生了三个丫头片子,徐苗氏看她哪儿哪儿都不顺眼。

原主徐福满,年十一,干瘪瘦弱的小丫头。

在徐家就是个小透明,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不完的活还吃不饱饭,干瘪的像豆芽菜。

昨天上山割猪草,大房的徐福生想下手抢,徐福满哪里肯。

没割满一筐,回来可要蹲墙角没饭吃还得一顿毒打。

推搡间,不留神打了徐福生一巴掌。

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那肥小子上前就薅她头发还动手打她。

柴火棍似的细胳膊,哪是他小猪崽子的对手。

挣扎间被推下山,脑袋磕在石头上。

一命呜呼了!

原主奶奶见人快断气了,干脆裹了席子打算将她送往山顶的山神庙。

这山神庙是专门给村里村妇鳏夫留的地儿,等人死了,村里人往那里一扔,不管是入了虎口还是狼窝,都与村里人无关。

狠心的徐苗氏,正打算将要断气的徐福满送上山。

原主娘听到消息,一口气跑了二里地,回家就见婆婆要送人,竟然想到同归于尽。

傻吗?

挺傻的,傻的让人心疼!

理清思绪,徐福满无奈叹息。

接下来要怎么办?

回去?

估计不可能!除非再死一次。

问题是,再死一次回不去反而彻底死翘翘怎么办?

拼不起!

好不容易能活着谁稀罕死!

脑袋清醒着,眼睛却沉如千金,睁不开。

“吱嘎!”

听见门被推开了,一个消瘦高挑的身影走进来,微凉的手搭在她脑门上。

小说《糙汉将军的农门娇娇媳》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