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暮念烟帝瑾寒冷宜殇凤绮贞小说免费阅读

网络作者是乐晚的经典佳作《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火爆上线,是一本古言-法力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长相平平,倒也就头上的角有些意思。”帝瑾寒反复揉着她头顶两个尖尖的角。不知道为什么,暮念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朕看,这对角倒是制成宝石的好料子。”帝瑾寒以一种思考的语气说道。慢着!敢情刚才说要调……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暮念烟帝瑾寒冷宜殇凤绮贞小说免费阅读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 免费试读

“长相平平,倒也就头上的角有些意思。”帝瑾寒反复揉着她头顶两个尖尖的角。

不知道为什么,暮念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朕看,这对角倒是制成宝石的好料子。”帝瑾寒以一种思考的语气说道。

慢着!

敢情刚才说要调教她是假,打她头上两个角的主意是真。

亏她刚才还自作多情地以为他珍惜上古神兽,现在看来,此人也太过可怕了。

她窜窣着往他掌外逃脱,胡冲乱钻。

她深知,神兽之珍贵,就在于头上的那对角,割角便等同于丧命,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割了角。

帝瑾寒按住她躁动不安的身子,道:“再乱动,朕现在就割了你的角。”

这种话,在殿下之人听来,并非恐吓之言。宫中稍有不慎便是砍头剁腿的惩戒,皇帝手上的人命多如牛毛。

眼下看来,即使是神兽,也不能躲过陛下的威胁。

殿下众人纷纷低下头为小兽暗中哀悼……

暮念烟上一世属于欺软怕硬的性子,打不过就跑。

一向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生存道理,这种情况下,当然保命要紧。她只好乖乖的趴在他手上,任他“占便宜”。

帝瑾寒一手托着她,一手逗弄着她头上的角,“朕就喜欢有野性又通人意的灵兽,再者……”他故意拖长语气道:“这对角,没准某日还能派上用场。”

暮念烟瞪大双眼,心中暗骂他不是人,无奈她现在根本就是骑虎难下。忤逆了吧,要杀头,顺从了吧,又得日日受惊。而自己,除了能恶狠狠地等他和在心里排诽他,什么也做不了。

看来,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帝瑾寒将她的眼神收入眼中,道:“在心里骂朕?”

他……他怎么知道?

暮念烟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眼神要多温顺有多温顺。

帝瑾寒发现,这灵兽不仅听得懂人话,还特别的……贪生怕死。

“没有?”帝瑾寒对着小东西倒是喜欢的紧,忍不住逗弄它,看它的一举一动。

苍天在上,厚土为鉴。绝对没有!暮念烟举起右爪,面态宣誓,眼神诚恳,定定地看着他。

“成将军剿匪有功,又上交如此灵兽,赏黄金百两,良田百亩。”帝瑾言转将小兽抱入怀中,留下此句,起身就走。

贴身太监见皇上要走,连忙将手递过去要接过白泽兽,却被一记警告的眼神杀了回去。他立即收手侧立。

心中暗自庆幸,还好今日皇上心情愉悦,没有计较。放在往日,这种举动该得被拖出去斩了。那个太监吓出一身冷汗,来不及犹豫,恭恭敬敬地跟上帝瑾寒。

走出大殿,身后传来群臣道喜声和成将军的炫耀之声。

暮念烟心情本就不好,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更是不快。

有什么好炫耀的,用我换了赏赐,让我分文不得也就算了,还落到了这个恐怖的男人手里,天下竟有如此买卖。

暮念烟心中哀嚎着,好歹上一世也是个千人拜万人跪的角色,怎么这一世就这么任人宰割了呢。

她哀怨地仰头看着那个男人,看刚才殿中大臣的反应和那个太监的反应,暮念烟非常确定,眼前的男人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她犯了愁,也不知道脑袋上的两只角还能保得住几时。

前世修炼得道,全是随了母亲。母亲是峨眉山家主之女,父亲是峨眉山家主的徒弟,后来前任家主死后,父亲便坐上家主之位。此后,父亲贪恋美色,本性暴露,受贱人挑唆休了母亲,抛弃了尚且3岁的暮念烟。

母亲为峨眉山家主后人,手中掌有先祖修仙秘籍,原本想等暮念烟长大后,再交给她的父亲,没想到那个男人娶自己只是为了得到家主之位。

后来母亲便尽力引导她修习秘籍,加上暮念烟天赋异禀,年少成名便也水到渠成。也正是她的年少成名骄傲跋扈,喜欢四处招惹是非,才有了父亲知道母亲私藏秘籍一事。

再往后,父亲携峨眉山弟子下山强抢秘籍,暮念烟为保母亲,对父亲使以灵力。但在最后关头,念及血亲,暮念烟一时下不去狠手,才给了父亲杀害自己的机会。

临别之时,她永远记得那个人的眼神,毫不犹豫,冷酷无情,利欲熏心。许是心有不甘,暮念烟的魂魄并没有飞散,而是附到了神兽身上。

自己来了此地,也不知道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那一幕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相隔甚远。暮念烟浑身无力,整个身子瘫软下来,眼神暗淡无光,任由自己耷拉在帝瑾寒手中。

帝瑾寒感受到她突然蔫儿了,把她抱起来和自己平视。

突然,一颗滚烫的泪珠从她黑亮的眼中掉落到他手上。

他心中一顿,竟闪过一丝心疼,这个想法让他自己愣住了,这么多年,他杀人如麻,孩童哭喊,女人嘶吼,男人惨叫,什么没看过没听过,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他很想想问一句它经历了什么?却也没开口,只好用手轻轻从头摸到尾以示安抚。

暮念烟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一副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模样,从不在他们面前哭。如今,被一个刚见面的男人直视自己落泪的的样子,又丢脸又不甘愿。双腿一转,用屁股对着他的脸。

帝瑾寒又好气又好笑,这东西竟然敢将自己屁股对着他,要不是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儿上,他还得“惩罚”她一把。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说:“哭什么?不许耍横!”

旁边的贴身太监都顿了一下,皇上是在说小神兽么?声音虽带寒意,却也藏着一丝温柔?

他们心中暗想,皇上这么喜欢这只小神兽,往后可千万要供好这位小祖宗。

暮念烟被人说破,心中的委屈更是涌起,哼,臭男人,什么都不懂,只会威胁她。软乎乎的毛球用力顿了下,想叫托着她的人受痛,可惜她身小毛软乎,棉花击石,毫无用处。

“面对朕!”背后的人又冷了语气,命令着暮念烟,霸道的语气提醒着她现在的处境。

暮念烟冷毛竖起,这才想起来背后的男人是怎样可怕的存在,算了,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悠悠转过身,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假以微笑,内心叽咕叽咕地骂着他。

“又在骂朕了?”帝瑾寒冷笑着看她,阴森森的寒气让暮念烟全身的毛微微竖起,神了,这男人,真能听见她说什么!

“你的眼神不会骗人。”知道她的纠结点,帝瑾寒直接说破。

“朕杀过的人比你身上的毛多,人的眼睛最藏不住事,更何况是你这个涉世未深的小东西,什么都写在眼中,完全隐瞒不住。”

小说《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