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暮念烟帝瑾寒冷宜殇凤绮贞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乐晚。书中主要讲述了:杀…杀过的人比…比她身上的毛还要多!!!暮念烟虽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角色,却也没想到这么的……那…那她现在趴着的手,岂不是沾满鲜血?她挪了挪身子,看来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莫要让自己还……

暮念烟帝瑾寒冷宜殇凤绮贞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 免费试读

杀…杀过的人比…比她身上的毛还要多!!!

暮念烟虽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角色,却也没想到这么的……

那…那她现在趴着的手,岂不是沾满鲜血?

她挪了挪身子,看来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莫要让自己还没几日就死了,她还要找寻修成人身之法,还要去找父亲报仇!

虽化为神兽,却灵力全无,要修炼还得重头做起。母亲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在陌生的玄赤国,明显是平行国度,自己又要如何寻到回自己的国度的办法呢?

然而,事实证明,思考费脑,肚子容易饿。

咕噜~~

暮念烟肚子不争气地叫唤起来,在寂静的周围更加响亮。她分明听到旁边太监憋笑的声音,老脸一红,把脸扎到帝瑾寒袖中,掩耳盗铃。

帝瑾寒看着她团成一团身子,害羞的模样,心情大好,满意的把她重新放入怀中。

“传膳!”

香气从养心殿弥漫而出,隔着一层袖子,暮念烟都能闻到酱香味、奶香味、丝甜味……

暮念烟费力钻出袖子,已到了桌前,佳肴玲琅满目,喜得她口水直流,眼冒金光,四腿一跃,想跳到桌上吃一场酣畅淋漓。

身体刚飞了出去,就被一双大手牢牢握在空中,她幽怨地转头看他,这么多东西,分我一口不过分吧?

“不得无礼。”帝瑾寒存心逗弄它,不知为何,看到她生气炸毛的样子让他心情大好。

拜托!我是一只神兽,需要讲什么礼,暮念烟敢确定,他肯定没有养过宠物,就算有,也活不过半月。

讲礼就讲礼,暮念烟乖巧的坐在桌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帝瑾寒,可他好像没有看见她的样子,一筷子一筷子地往自己嘴里夹菜吃,全然忘记了她的存在。

也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暮念烟悄无声息地移动身子,刚才一眼就看中旁边的那盘鸡腿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刚伸出右爪,帝瑾寒就把筷子移向这边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夹走了离她最近的那个鸡腿,大口吃了起来。

暮念烟看他专心对付鸡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用右爪把另一个鸡腿勾到自己嘴边大快朵颐。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死也不做饿死鬼。

暮念烟转过身背对着帝瑾寒,脑袋一上一下地耸动,嘴不停的吃着。

其实,她的一举一动都躲不过帝瑾寒,他也是怕她饿极了。他伸手想把暮念烟转过来面对着自己,暮念烟以为他要抢走她的鸡腿,猛地咬了一口伸过来的手。

僵硬了一下,原本和颜悦色的皇帝顿时寒霜笼罩,侍奉的太监和宫女见状都跪地磕头,这个小祖宗这么不识好歹,个个生怕自己受了牵连。

暮念烟见状不对,缓缓松开了嘴,面对着他的目光,感觉下一刻就要被拉出去斩了,哦不,是拉出去割角。

不行,暮念烟想,要赶紧做些什么,眼神一闪,她慢慢走到他手边,主动用脸在他手背上乱蹭,眼神写满了讨好。

她竟然在撒娇!

帝瑾寒嘴角抽动了一下,转而将她抱到自己眼皮子底下,又伸手把她啃得乱七八糟的鸡腿拿过来,撕成细碎的肉丝喂到她嘴边。

暮念烟突然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其他什么感觉,只叹了一声撒娇小兽最好命,便茫茫将肉含如口中,嚼了几口,迅速又沉浸在美味之中,一切都抛到脑后。

帝瑾寒看着她满脸幸福地咀嚼,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

贴身的老太监安德海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皇上居然对着个小兽在笑。跟在皇上身边十几年,从未曾见过皇上对谁笑过,心情好最多也是没有随意下旨杀人。

帝瑾寒突然看到她一进一出的小舌头,又想起在大殿上它舔他的感觉,温温润润的,很柔软。

想到这儿,帝瑾寒盯着它的眼神都变了,喉结微动,伸出手背,低声说:“舔一下!”

暮念烟莫名其妙,这个人干嘛总叫自己舔他,我又不是狗,是神兽!神兽!

暮念烟顶不过他的眼神,极其敷衍地往他手上一扫,继续吃着自己的鸡腿肉。

帝瑾寒将自己的盘子移到它跟前,不断往其中夹入其他的菜。这波操作看得暮念烟都懵了,被舔一下,这么高兴?她暗中抹汗,怎么觉得自己像是个卖身的。

用完午膳,帝瑾寒坐到偏殿长案旁,案上堆放着几大摞待批改的奏折,暮念烟随帝瑾寒看了几章,全都是将兵强马壮、治水有功、国粮丰足的折子。

前几次,帝瑾寒还以为它贪玩缠在奏章前,但后来帝瑾寒观察了几次,它分明看得懂这些字,稍觉不对,他提起她两条前腿,用力一抱,四目相对。

帝瑾寒冷了脸色,正色问道:“你看得懂字?”但它不会说道,他补充一句:“点头或摇头!”

暮念烟觉得没什么好瞒的,毕竟自己现在是未曾现世的神兽,自然是要灵通一些,于是重重点了一下头。

帝瑾寒脸色骤然下沉,盯着暮念烟,命令一句:“出去!”

殿中所有太监宫女纷纷退下,还不忘关了门。

猛然间,脖颈被大掌掐住了,帝瑾寒冷咧无声,眼中杀气洋溢。暮念烟瞪大了眼,四腿悬空扑腾着,心想,不是吧,我识字也有错?

“是神兽,却听得懂人话,看得懂字,是谁教你的?”帝瑾寒厉气逼人,这么多年,无数人往他身边派了无数多的奸细,全部被他一一铲除,只因他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若它也是别人派来的细作,哪怕是神兽,也不可以。

暮念烟拼命挣扎,绷不住哼唧叫了一声,你倒是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帝瑾寒以为弄疼了它,手上动作松开了,她仰着脸,异常坚定的摇摇头,告诉他没有人教她的,至少,在这一世。

帝瑾寒确定了她的眼神,没有任何异样和说谎的意思。暮念烟挣扎到了桌面,看到身旁奏章上写了“附议”二字,欢得用爪子按了按“附”字,然后看向帝瑾寒。

“附!”帝瑾寒感觉它有话要说,思索一会儿,不得其意,直言问道:“何意?”

其实暮念烟想跟他说自己附身到了这神兽身上,见他不明白自己意思,焦急的跺脚打转。片刻,暮念烟走到帝瑾寒眼前,用爪子指了指他,再指指自己,然后又去按了按“附”字。

眯眼一想,一个大胆的猜测脱口而出:“你是说,你是人,附到兽身上?”

小说《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