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小说《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在线全文阅读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小说是网络作者乐晚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唧唧……当然。帝瑾寒不作回答,将她抱起,走向门外。暮念烟一看才知道刚刚为何叫声并不凄厉了,所有杖责受罚之人嘴中塞着白布,硬使他们的叫声吞回,这种沉闷的受痛之声比直接喊叫出来的刺耳惨叫更让人内心受折磨。……

小说《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在线全文阅读

《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 免费试读

唧唧……当然。

帝瑾寒不作回答,将她抱起,走向门外。暮念烟一看才知道刚刚为何叫声并不凄厉了,所有杖责受罚之人嘴中塞着白布,硬使他们的叫声吞回,这种沉闷的受痛之声比直接喊叫出来的刺耳惨叫更让人内心受折磨。

侍卫手起仗落,力度之大,可从呼啸的厉风得知,其他等待领罚的太监宫女都瑟瑟跪在地上。

唧唧……暮念烟爪子使劲挠着帝瑾寒的手,示意他快停下来。

“你可知,早上朕的命令是找不到你直接提头来见?”帝瑾寒冷声袭来,犹如刺骨冰山般冷漠。

暮念烟一惊,仰头看着他。

“你倒是会装傻充愣。”帝瑾寒冷眼而视眼前血河之景。

他这双手,早就沾满鲜血,若论罪孽深重,自然是如何也洗不清了。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手上多些血债。

长板上的人,背后一片血肉模糊,在这么打下去,不死也得半残。

唧唧……快住手。暮念烟心底着急,下爪无轻重,竟在他手背上划开一条血痕。

仅此一个举动,足以激怒帝瑾寒。

“很好……”帝瑾寒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寒气袭来,犹如寒冬腊月般刺骨寒心。“看来是朕太宠你了,恃宠而骄得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

帝瑾寒伸手握住暮念烟脖颈,虽然害怕,暮念烟却饶有骨气地直视看他,一副壮士出征,不畏生死的模样。

帝瑾寒怒气已满,冷声下令:“直接拖出去斩了。”

执仗的侍卫听令即放下手中木杖,去拖长坂上的和地上的太监宫女。此时,他们早已绷不住内心的恐惧,哭丧求饶,如人间厉鬼叫嚣生死。

暮念烟算是知道了,这个男人绝对惹不得,她又急又慌,这么多人,说斩就斩,还是因为她。情急之中,眼中的泪甩而落下。

帝瑾寒眉头微颦:“你想救他们?”

暮念烟赶紧点点头,爪子抹去泪花。

“早上为何跑出去?”帝瑾寒回到这个话题,冷声对峙。

暮念烟眼神复杂,不知该说不该说。

帝瑾寒冷眼看向人群方向,抬手止住侍卫的行动,满地宫女太监见事情有转机,连忙忍住疼痛,跪地匐身,收声禁言。

帝瑾寒转而看向暮念烟,冰冷道:“他们的命,现在在你手里。”然后低声道:“说,免于一死;不说……”

不说……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一听此话,宫女太监们都抬起头来,眼睛聚拢在暮念烟的身上。看得暮念烟压力更大,心里直发毛。

暮念烟不敢去看太监宫女们,自己本就愧对他们,现在还差点害他们死于非命。她抬头瞄了眼帝瑾寒的表情,然后丧丧点点头,表示愿意说。

宫女太监们自知保住一命,磕头扣首,泪流满面:“谢陛下饶命。”每人心中对小神兽感激几分,却又想到是因小兽才受此惩罚,顿时不知对小兽是谢是怨。

暮念烟总算是放心了些,才敢偷偷望一眼他们。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寒冰之话从头而降,灌入暮念烟耳中,冷冻血脉。“每人断一臂,逐出宫中。”

暮念烟松懈下来的爪子再一次按紧帝瑾寒,目光炯炯。

“免除死罪,已是朕最大的让步了。若直接放过他们,朕的威严何在?你若再不依不挠,直接问斩伺候。”帝瑾寒重新将暮念烟放于腕臂之间,踱步进入承乾宫。

暮念烟被放于桌案之上,而帝瑾寒面对她坐下,见暮念烟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冷声道:“你惹出的祸,也自当逃不过处罚。还操心别人。”

那能一样吗?好歹如果只处罚我一人,不连累他们,倒也没有那么多罪孽深重。

“说,为何逃跑?”帝瑾寒斜眉微扬,冷语如常。

暮念烟想去蘸墨汁写给他,他却抓住她的爪子,从不知何处拿出一个小玩意儿,套在暮念烟右前爪上,一个与她体格般配的小型毛笔连在套上,暮念烟一刻便知他的意思。

伸手蘸墨汁,犹豫写下“修炼”二字。

“修炼?”玄赤国修炼仙术之人很少,偶然听见那些修习门派也大都隐身山林,不见世尘,自当仙人尘凡不相干。但对于已经知道暮念烟附身在小兽身上的帝瑾寒,对此回答毫不意外。

帝瑾寒不了解修仙之术,直言问出心中之疑:“修炼可能化为人身?”

暮念烟点点头,算是作答。

帝瑾寒眼中寒意消融,他知道暮念烟害怕他知道她会化成人身,才会犹豫而不说真相。此刻知道暮念烟修炼可化人身,心间恍若轻羽一扇,方才的怒气也消散而去。

“为何跑去外面修炼?”帝瑾寒既然知道一切了,自然想帮她修炼化身,所以必须问清与她相关的一切。

暮念烟再蘸一次墨汁,写下“灵气”二字。

天地万物有灵,帝瑾寒便知道她所为何意了。

“宫里何处灵气最佳?”

暮念烟一时想到当时洗沐时所去的温池,那里附近灵气充盈,确实是修炼的绝佳之地,她转手快速写下“池”字。

帝瑾寒会意,冷眉一挑道:“你是说,清沐池?”

暮念烟点点头,眼神闪烁泛着灵光。

“往后不可擅自出去,朕带你过去。”语气像是教训不听话的小孩,虽仍有凶气,却少了几分冷意。

暮念烟点点头默许了,今日心力耗尽,再无精神,她将套有小毛笔手套的手抬起来,示意帝瑾寒帮她摘下来。

帝瑾寒伸手取下手套,漫不经心道:“伤了你的人,是帝初彤吧?”虽是疑问,语气却更像是陈述。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暮念烟这下醒了神,重重点了点头。既然知道,为什么方才没有直接说破?

帝瑾寒说完那句话后没有再开口,将小兽抱到龙榻旁。

暮念烟没有等来帝瑾寒接下来的话,一晃神想到什么,垂着头,帝初彤是他表妹,而自己,顶多算的上是他的宠物……自己居然敢痴心妄想他替自己报仇,就算是今天她被帝初彤杀了,他最多也只是责怪她两句吧。

帝瑾寒低头,看她的神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长指弹了下她的脑门: “不许乱想,朕自有思量,不会白让你受伤的。”

小说《兽世:暴君的萌宠王妃》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