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刘芽楚宸刘大义刘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网络作者是啊一月半的经典佳作《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火爆上线,是一本种田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来到清河县,大家都会跟你说起一个人:祥发商行——刘大当家。这刘大当家是个容貌清丽的女子,一手了不得的经商手段,小小年纪便是这清河县的首富了。只是现下她已年近三十竟还未婚配!着实让人惊奇。不过,惊奇归惊……

刘芽楚宸刘大义刘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 免费试读

来到清河县,大家都会跟你说起一个人:祥发商行——刘大当家。

这刘大当家是个容貌清丽的女子,一手了不得的经商手段,小小年纪便是这清河县的首富了。只是现下她已年近三十竟还未婚配!着实让人惊奇。不过,惊奇归惊奇却没人敢上门说项。原因无他,要知道此前凡是找过她麻烦的最后都没在清河县出现过了。坊间传言,她可是连母亲都敢虐杀的人!当然了这都是人家院里的事大家也没亲眼见着,不过这大当家的乐善好施,倒是整个清河县人人都看的见的。

清河县城东便是这整个县城富人权贵的聚居地了,刘府也安置在这。一座相比周围其他人家来说不大不小的五进宅子。外围一堵高墙,宅子里边跟周围人家一样布有楼阁亭台,莲池水榭,院墙边上植有竹柏再饰以假山怪石。回廊两侧和空地上间隔不远便摆放有花坛盆景,整个庭院布局合理,相得映彰。宅子整体上跟周围人家并无二致,从这不难看出主家是个低调务实的,虽是首富却不见张扬!

眼下正是六月,知了在各处不耐其烦的叫着!“聒噪。”刘庸恼了一句。过了垂花门,馨客院,夏园,就到姑姑住的长乐阁了。那是整个刘府的核心。刘庸不免又加快了脚步!

“小公子,您慢点。不要着急。主子刚回来,您今儿个一定能见着她!”大丫鬟流珠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还不忘劝着自个的小主子。搞不懂才七岁的小娃怎么走路会这么快,关键还听不见他喘。

刘庸是半点也听不进去的,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到姑姑,好亲口问问她坊间传言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

穿门过院几经周转的,才刚踏入长乐阁门口,就有一股掌风袭来。他迅速后退了几步,怒喝一声“大胆!”站定拂袖而立的他看着眼前的面具人有点恼火。这是姑姑身边跟着的人。除了姑姑没人知道这面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有几个这样的人。只知道他们只效忠于姑姑,只听凭姑姑差遣!

“主子正在更衣,闲人退避!”黑衣人不亢不卑的说完话,双手抱剑站在院门前,一动不动的活像一尊雕像。刘庸不由得握了握拳头。

跟上来的流珠就猜到会这样。自个的主子年幼终究是毛躁了点。也不知道他这回怎么这般着急见主子,要知道以前,他是巴不得主子当他透明的看不见才好。放眼整个刘府,主子这院子是最重规矩的,像小公子这样硬闯底下人根本不会通传。这长乐阁里的人啊,个个都是不该自己管的,问的,说的,做的,管你来人是谁都不会去理会的。

流珠想罢,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确定没问题后朝里边门口站着当值的姑娘福了福身子说道:“请姐姐代为通传,小公子来给主子请安了。”只见那当值的姑娘回了一礼,转身轻拍门环跟里边人传了话。片刻后回身朝门口而来,到刘庸面前盈盈一拜“奴婢见过小公子,主子有令。请公子到院中凉亭稍座片刻,主子稍后便能见您。”说完就走在刘庸前边为其引路。

刘庸暗暗朝流珠点了点头抬步跟了上去。还好流珠这丫头机灵,自己一着急倒是忘了姑姑这院里的规矩了,不经通传不得擅入。跪祠堂抄家规那可不是好玩的!

步入凉亭后,扑面而来的清凉让刘庸因天气炎热而发胀的脑子慢慢冷静了下来,他都开始怀疑自个贸贸然的跑来问姑姑那些事会不会太莽撞了!

“吱呀”不多时前边传来了大门开启的声音。“庸儿,进来吧。”一道带着些许慵懒的女声传来。刘庸当下就坐不住从石凳上弹了起来。

“庸儿给姑姑请安。姑姑数月奔波操劳辛苦了。”进到房中的刘庸很是恭敬的对着端坐在贵妃塌上的姑姑行礼。

“嗯,乖了,起来坐吧。”女子话音刚落,她身边站着的婢女就上前一步将刘庸扶了起来。

“咱们姑娘可是有小半年没见着小公子了,出门在外可是牵挂的很呢!”石嫂端着果盘从内室出来,笑眯眯的说着。“小公子快尝尝,这可是姑娘从蜀地特意给您带回来的果子,咱这边可是没有的。刚想给您送过去呢,您就闻着味过来了,倒省的老婆子我再跑一趟了。哈哈…”

“石嫂好。庸,谢过姑姑。”刘庸赶紧起身对两位行了礼。石嫂是府里头管家石大叔的夫人,常年跟在姑姑身边四周行走。姑姑很是看重她,自己平日里也没少得石嫂夫妻俩照顾。对石嫂自己也是很敬重的。

“庸儿你近来读书,习武可有精进?”女子端着茶碗浅酌了一小口后抬眼望着眼前的儿郎问道。

“姑姑,先生和师傅前两日才考核完我的功课和功夫,都说侄儿表现不错的。”坐椅上的刘庸回完话后有点着急了,姑姑通常这样问完话没多久就会让自己回去了。可是要问的事情还没问出口呢!怎么办?

“小公子,小公子”肩膀被人轻摇了摇。糟糕,刘庸暗叹一声,自己刚居然走神了。抬眼一看摇自个的是石嫂。

“小公子可是有心事?姑娘喊了您几声吃果子了,您都没回应!”石嫂一脸关却的问着。这时端坐在贵妃塌上女子端着茶碗的手也顿了顿。

见事已至此,刘庸索性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倒是把石嫂吓得不轻。他几步来到女子跟前“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但很快大家就镇静下来了,纷纷低头作观鼻状。女子抬手挥了挥。石嫂见状带着众人退到了院子里。在这,既可以看得见屋里人的动作又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响。

“姑姑,侄儿有事情要请教您。”刘庸等众人退避后终于开口了。可就说这一句话他的手心就已经一片湿润,心跳飞快了。

上座的女子没有说话,只继续喝着茶。“说”,半晌过后头顶才传来她的声音。刘庸都做好跪祠堂的准备了,听到姑姑的应允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姑姑,祖母…祖母她…她是您…杀,杀的么?还有,还有我父亲,他现在被您囚禁着,是嘛?先生说,他说不管谣言是真是假,只是现下任其发展下去今后必会影响庸的科举!”刘庸跪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板,感觉到自己的话说完,这屋里的温度就下降了,明明是六月酷暑,却感觉通体生寒。冷的让他的身体不禁有些发抖。

过了良久,久到刘庸感觉自己的腿麻痹难忍时,女子终于开口了“庸儿,你想知道你娘吗?”

刘庸猛的抬起头,他娘亲,他从没见过她。这府里的人也不准讨论她。他娘亲,可以说是刘府的一个禁忌。“姑姑,可以说吗?我,我想听!”刘庸激动的一路跪行到女子脚边,甚至还忘了规矩,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裙摆!

女子伸出手把他扶了起来,声音清冷的说“庸儿,你长的很像你娘。也像她那么聪明睿智。你娘月牙,曾是我最看重的大丫鬟。八年前我外出蜀地行商期间,十五岁的她被你爹强迫收了房,又在生你的时候不幸难产,等我回来时她都已经往生三个多月了。我不让人讨论你娘亦是觉得你还小,怕你知道了难过。你应该也能感觉到,我从不跟你过份亲近,因为我一看见你就会想起你那苦命的娘亲和禽兽不如的父亲。但是如今你既然问起来了,我就告诉你。而你必须给我受着,不要承受不起!”

“轰…”这就是晴天霹雳!刘庸一下跪坐在地上。关于母亲,他曾经想过,可能她是个戏子或是个青楼女子,身份低微上不得台面,所以才不能被家族接受。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母亲竟然是被父亲强要的!自己的出生更是要了母亲的命!接受不了啊,刘庸直觉得心口生疼。

“至于你祖母,她没死!五年前我把她送静幽寺静修去了。她这一生贪婪自私无度除了你父亲以外,任何人在她眼里都是多余的。我是真恨不得了结了她,但我还没失去理智糊涂到那个地步!还有你那父亲,怎能说我囚禁于他!明明是他自个饮酒过度失足跌倒以致下肢失去知觉终日只能躺在床上了,他那人腿坏了,嘴巴又没坏。留在府里又瘫在床上不能出去,他定然会终日不停喊叫干扰邻里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到庄子上去静养,在那边他就是再闹腾也不用担心扰民!庸儿,如不送他到庄子上,任他日日吵吵你又该如何自处啊!流言止于智者,扑风抓影的事,不用过多理会!该他们娘俩出现的场合再让他们出现,大家就啥也不说了!我累了,你回你自个院里去吧!”

女子说完转身回了内室,只留刘庸一人瘫坐在地,满脸泪痕。等外头候着的石嫂进来见着赶紧吩咐俩粗使婆子进来将人给送回住所去。

进了内室,只见那具越发单薄的身子此时正对窗而立,周身散发的满满全是难过!

“姑娘,这天燥热的很,老奴晌午让小厨房给您炖了酸梅汤,现下冰镇的刚刚好,您喝一碗吧。”

“石嫂,听说他后日便要和太师家孙女成亲了呢。我再也见不着他了。怎么我这么努力还是不能站在他身边呢。”

听完这些话石嫂当即就泪流满面了。“姑娘,老奴求求您了,咱放下那位好吗?咱不想他了。他就没啥好的,值得您记挂的!”

“石嫂,我心疼,好疼…”手捂着的位置,在衣服掩盖之下有个伤疤,那是当初为了救他被利箭贯穿的地方。“噗”她吐血了,会死吗?爱而不得,相思噬骨。就这样睡去也好,那样就再也不会有痛苦了吧?后悔吗?不后悔,她有她的骄傲,人都说以她的身份能做得他身边的一个小侍妾那都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她不愿啊!

“姑娘,来人啊!快来人…”石嫂惊慌的大喊以致发出的都是破音!守在外头的无面听闻脚尖轻点几个闪现人就进了内室。只见主子了无生机般躺在地上,他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探了探其脉搏,不好,竟有心脉皆无之像。

平成六年六月二十,摄政王及太师孙女大婚。新帝下令,大赦天下。整个京城一片红装,喜气洋洋。同日,三百里外的附城清河县首富,祥发商行刘大当家因旧疾复发,不治身亡。其留下遗言:祥发商行继承人只有侄子刘庸一人。侄儿成年之前祥发商行由石嫂统管照料。特嘱咐刘庸,其母张氏和其弟刘能,让他们于目前居所静修直至老死,生不得入刘府大门!因其未成婚,身后无儿女。不想麻烦他人故不进宗祠,不装殓入土。遗体焚化后将其骨灰撒入大海便是!

王师珠联壁合大婚后的第三日夜。京城摄政王府。

“哐当。”书房内传来一声巨响,上好的紫檀木书桌碎成了两半。这阵响声让不管是在明处还是暗处的人都绷紧了身子。双目赤红的楚宸双手掐着无面的脖子撕吼着问“为何,为何到现在才来通报!”

“王爷恕罪,姑娘有令,属下不得不遵从。”

“啊”随着一声暴喝,楚宸把手里的无面扔了出去。

“她可有话留与我。”调整半响后逐渐平复的楚宸问道。

“姑娘只说两不相欠,来世亦不再见。”

“好个两不相欠。来世亦不再见。她何时出殡。”

“姑娘说,身无后人,亦不想麻烦他人。故不入祠堂,不入敛安葬。只求将其遗体焚化。骨灰抛向大海。”

“什么!!!”楚宸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她竟如此决绝!是了,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他后悔了,不该天真的以为自己日后为她求来一个侧妃之位,她就会欢天喜地的随从自己!

“啊,芽儿…”这一声声悲凉的呼喊随着夜风消散在夜空里,一如伊人逝去,再无半点痕迹!

小说《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