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最新章节,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免费阅读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啊一月半。书中主要讲述了:时值农历十二月初一,深冬,万物萧条。“啊…”破败的小屋里不时传来女人压抑的痛呼声。正房里一老妇虔诚的跪在神龛前,额头触地,口中念念有词:“祖宗保佑,请保佑大娃她娘这次一定给咱老刘家生个带把的…”刘老头……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最新章节,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免费阅读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 免费试读

时值农历十二月初一,深冬,万物萧条。“啊…”破败的小屋里不时传来女人压抑的痛呼声。

正房里一老妇虔诚的跪在神龛前,额头触地,口中念念有词:“祖宗保佑,请保佑大娃她娘这次一定给咱老刘家生个带把的…”

刘老头在一旁看着老婆子的做派默不作声,但从他叼着烟斗不停吸烟的动作不难看出他内心的焦虑。他就刘大一个儿子,儿媳妇之前连生了三个女儿,除了头胎大娃,其他两个孙女都被他指使老婆子处理掉了。

刘家村四面群山环抱,山多地少,地里的产出交了税粮后所剩无几。村里人的日子过的艰难,多一张嘴就多一份口粮,再说女孩养大都是别人家的,他也不想糟践粮食!他自己的女儿不就是这样处理的么。村里其他人也都是这样做的,男娃养的好好的,女娃除了头胎生的,其他的几乎都是没养活!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所谓的没养活是怎么回事。只是日子难捱,久了人心也就麻木了。

“哇哇哇…”折腾了两个时辰后偏房那边终于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刘老太赶忙冲到了偏房门口张嘴就冲里面喊道:“她三婆,大娃娘这次生的可是男娃。”

“是个妮。”

里边三婆的话音刚落。这外边刘老太就坐地上哭号起来了:“张大兰(大娃娘闺名),你这个光会生丫头片子的贱-货,你是要害咱老刘家断子绝孙啊,我的天爷呀,我老刘家真是家门不幸啊怎么娶了你这种败家精回来呀。”

跟在后头才走过来的刘老头习惯性的抽了口旱烟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嚷嚷啥,不丢人啊!等屋里面收拾好了,你照往常给丢老鬼沟(村里丢死孩子的山涧)里去就行了。”

“爹,这…”刘大看着他爹欲言又止。

“爹知道你想说啥,咱家养不起,别说了。”刘老头说完就准备下地去了,他坚信孙子总会有的,伺候田地可一天都不能偷懒。

“哇哇哇…”这时偏房内又传出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这死孩子还是个爱闹腾的,等我去拿粪桶来…”刘老太边骂边要往后院去。

这时偏房的房门打开了,三婆探出半个身子笑呵呵的冲刘老太喊到“大喜啊,老姐姐。你儿媳妇这胎是双生子哩,后边生的是个小子。”

听到这,院里的人都愣住了。直到“哐当”一声,刘老头放肩上的铁锹掉下来了,大家才反应过来。

“我老刘家有后啦,哈哈哈…刘大,赶紧的,找你娘拿上钱再去你狗大叔里家借了牛车到镇上去采买洗三那天的吃食,别忘了要买两挂炮仗啊,咱今天放一挂,洗三那天再放一挂。哈哈哈,快去!”

刘老头真的很高兴,盼了这么久终于把他孙子盼到了。这回自家的腰杆终于可以挺的直直的再也不怕被人骂绝户了。这好消息要赶紧去族长,九叔这些长辈家去说一声,顺道请他们晌午到家里来喝俩盅。

“老婆子,我去去族长和九叔家,晌午请他们家来吃饭,你赶紧准备着,还有给大娃娘杀只鸡补补。”刘老头边说边快步往门外走,连掉在地上的铁锹都没来得及扶起来。

刘老太这头附和着:“要得要得,老头子你快去吧。大娃,大娃,你又死哪里去啦?赶紧来帮你奶我烧开水,今天你娘给你生了个弟弟。咱给你娘杀只鸡补补。”

安排了大娃到厨房做事后,刘老太叫上刘大转身快步回到自己住的正房里。从床底下拖出了自家装钱的小木箱从里面数了五百文钱出来给刘大。想了想,又另外数了三十文钱装到一旁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小红布包里。

刘老太往布包里面装钱的同时还不忘对等在一边的刘大念叨:“要是你婆娘光生个男娃就好了,我只要给三婆包二十文钱就行。这又多生了个女娃,害我又得多出十文接生钱。女娃娃真就是个赔钱货。”

刘大挠挠头,笑了笑,想了想说道:“娘,这次生的妮能留下来养着,对不?”

按照他们这里的习俗,双生龙凤胎的女娃是不能丢掉的。因为男娃是女娃带过来的,要是把女娃丢掉了,男娃也会养不活的。

“养着养着,不养着还能咋办。”刘老太没好气的说了声。

刘大听了是真放心了,他其实一点都不想把女儿丢掉。之前生的第二个女儿,他爹说要丢掉的时候他不同意,可他娘就三天不吃不喝的最后他不得不妥协。生到三女儿的时候,他媳妇摔一跤早产了,他正好在外边打短工。等回来的时候,三女儿早被丢到沟里半个多月了。这次女儿能留下来,他是真的高兴的。都是他的种,辛苦点多开点荒地就能养活一家老小了。刘大一路这样想着去了镇上。

偏房里,刚生产完的张大兰累极了。刚听到是个妮的时候,她都想死去了。接连生了四个妮,她还能有什么活路!婆婆都快把她挫磨死了。对于丢掉没养的那两个妮,她甚至觉得有点庆幸。要是那两个妮都养在家里,那婆婆天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折腾她呢!现下就这样她都得每天起的最早吃的最少的过活了。村子里那些个嘴碎的婶子婆娘们也在背地里说她是生不出儿子的绝户。还好这次终于生到了儿子,她刚才还听见公爹吩咐婆婆要给她杀只鸡补补,这可是以前一直没享受过的待遇啊!她甚至觉得现在的呼吸都比以前松快了。果然还是得生儿子才行!

“三婆,麻烦您把我儿子抱来我瞧瞧。”张大兰挣扎着坐起身后跟三婆说道。

“好嘞,来了。大兰啊,你看看你儿子,一看就是个机灵有福气的。你呀,以后就等着享福吧。”三婆恭维的对张大兰说。

干她们这行的,不都得会说几句场面话吗?嘴巴笨笨不会说的,哪会有那么多红纸钱(红包,接生钱)。其实刚生下来的小孩,皱巴巴的,能看出点啥?啥也看不出来。但架不住好话人人都喜欢听啊!

“是吗,是吗?那就借您吉言了,三婆。”张大兰很高兴。她觉得今天是她这半辈子以来过得最好的一天了。

“她三婆,今天真是辛苦你啦。晌午留下来陪老姐姐我喝两杯啊”刘老太推门进来跟三婆说完话顺手把手里的红布包递了过去。

“应该的,应该的。那我中午可就有口福了”三婆边回话边接过红包袋,顺手掂了掂重量然后一脸满意的笑开了。

看吧,接生这玩意还是得接到男娃才好。接了男娃就有喜钱,还有酒席吃吃。要是接了个女娃,哎呀,主家那一脸的苦相,压根不会也没心情叫自己吃饭,随便给俩钱就打发自己了。

“娘,您来啦。”张大兰适时的出声带着一脸邀功的神情看着自家婆婆。

“嗯,快让我抱抱我的乖孙孙。”再次确认了娃撒尿的那处地儿有小雀雀后,刘老太心里想的是:真满足,这孙子抱到怀里就是安心,再也不怕百年后没孙子给她打灵了。

“大娃娘,今天你辛苦了。厨房给你炖了鸡,好好养着。两娃都好好照顾着,拉扯拉扯就大个了。”

“唉,媳妇知道了,娘。”张大兰连忙应下。

刘老太对张大兰交代了一番就出去厨房忙活去了,毕竟晌午还要请人吃饭的,可不得闲。屋子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张大兰撑不住累也睡过去了。

三婆在一旁守着并收拾她自个的接生工具。她看了眼先出生的女娃,只见她静静在炕尾躺着,一双灵动的眼睛正在四处打量张望,这么许久也不见她哭闹倒是乖巧的很。让她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把把奶娃娃抱了起来仔细端详一番。

“嘿,你个娃。我三婆接生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像你这么乖的。好好听话以后也是个享福的。呵呵…”三婆自顾自的说完,又把娃放下去忙她自己的了。

谁也没料到到襁褓里的娃这时竟然翻了个白眼!好好听话,呵,自己就是非常听话也是没用的,她娘张大兰心里除了宝贝儿子,谁她都没放心上!想不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了刚出生的时候。

挥动着自己的小手手,她刘芽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经营让上辈子那些瞧不上她的人都好好瞧瞧,看她配不配。奶娃娃就是容易精神不足,折腾了这么久,就算她再不情愿也渐渐睡熟了去。

“噼里啪啦…”一阵炮仗声传开来。屋里两个小奶娃都被惊醒了。毕竟是再世为人了,刘芽反应过来就淡定的继续打量屋顶去了。倒是那位弟弟扯开大嗓门号个不停。心疼的张大兰不停的心肝儿宝贝儿的。

刘芽就想冷笑。上辈子弟弟就是被他娘无节制的溺爱养坏了的,变得霸道自私想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什么!

爷奶还在的时候张大兰还有所顾忌,四岁那年初夏的早晨爷奶带着这宝贝孙子刘能去开荒地除草。刘能这宝贝旮瘩最爱吃,看到荒地附近的山崖边有野果子就去够,不小心就滑下去挂树上了。爷奶就冲过去救啊。结果就是刘能救上来了,爷奶掉了下去了。毕竟年级小,刘能就晓得在崖边上哭,不知道去找人帮忙。

晌午张大兰带着刘芽送饭过来发现的时候,人救上来已经失血过多没多时就双双去往西天极乐了。

等刘大从镇上回来,知晓自己一日内痛失双亲是因为小儿馋嘴时,气的他当即就要暴揍刘能一顿。张大兰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最后这场父撵子窜母哭号的闹剧在族长爷爷和九叔公等人的劝解下落幕的。也就是从那之后刘芽跟姐姐彻底成了弟弟的丫鬟。

一想到这些刘芽就止不住悲从心来,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落,惹得刚进来给婆娘送饭顺带看看娃的刘大心疼不已,赶紧把女儿抱进怀里细声安慰到“哎哟,乖乖怎么啦,被炮仗声吓到啦?不哭哦,爹爹抱抱。”

刘芽听了哭的更大声了,终于又见到了最爱她的爹爹。前世十岁那年南边大旱。有很多受灾的流民一路逃难过来,其中不乏有些心狠手辣之辈。爹爹为了保护自家仅剩的口粮被暴民活活打死了。

当时村里人收到流民进村的信儿匆忙进了后山躲避,他们躲了三天还有小部分流民在村里逗留。第四天下午带的干粮吃完了,刘能不停的闹腾肚子饿要吃的。爹爹只好冒险潜回家中去拿粮食。

不巧被路过的暴民发现了,他又不肯交出粮食最后酿成了惨案。

当年六月遭灾直到冬月生活才重新安定下来,饥寒交迫之下一向娇养的刘能病了。张大兰手里没钱,安排完刘大的后事之后家里就没有啥钱了。刘能又是个爱闹腾的,三天两头的就要吃一顿肉嚼一块糖。张大兰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没能耐挣到钱。怎么办呢!

这时候有人给她出主意了:大娃可以许人家了。有了聘礼,刘能看病钱不就有着落了吗?张大兰心思就活络了,放出话来要给大娃相看。

前后不过半月在收了对方八两银子聘礼之后大娃就穿着张大兰的旧嫁衣挎着个小包袱坐上来接亲的牛车走了。此后她就再有见过这个姐姐。直到两年后的那天。

那天也一样来了一辆牛车,她站在灶房门口看着来人把一床破草席搬下来,还给了张大兰一张纸。

张大兰拉住来人哭闹开来,最后来人扔下一粒碎银子就走了。

张大兰这一闹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就都聚了过来,不一会就听到人群中传来低泣声“造孽哦,大娃真是个命苦的。大娃娘你也真是的,就算急用钱也不能把她嫁给隔壁村那王傻子啊。那是啥好人家啊!看看,好好个人都给折磨死了。”

大娃姐死了,刘芽当时直觉瞬间全身发凉。

当时张大兰最后只是说了句,谁让她是女儿呢!就找人处理大娃姐的后事去了。

即便自己现下重生了,一想到姐姐那遍布全身的伤痕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大娃姐是受不住殴打自尽的。那王傻子极尽凶残,甚至,甚至还咬掉了她的半边胸脯。

刘芽沉浸在前世的记忆里,身体抖动着,哭的不能自已。

“坏了,这娃不会真被吓着了吧?”刘大一脸紧张的跟张大兰说。

“不能吧,可能是饿了,你抱来我奶一把她就好了。听外边族长他们都上座了,你赶紧出去陪着吧,不然等会娘该说了。”

听到自家婆娘这么说想想也有这可能,刘大把娃抱给她就出去应酬去了。

看刘大出去后,张大兰对着怀里妮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哭哭啥呢,你个妮。咋地,舍不得上辈子的好日子啊?你弟好不容易睡着,等下吵醒了咋办?来,赶紧喝完奶就睡去。”

挨了一巴掌的刘芽安静下来了,对啊,自己现在重生了。前世的悲剧自己这辈子可以改变。看着裸露在自己眼前的胸脯,刘芽想的是自己要好好吃饭好好活下去。张大兰想的是这奶水怕是不够两个娃吃的,这妮就多吃几餐面糊糊省点奶水给儿子好了。

屋外院子里一片热闹。“没啥好菜,族长、九叔你们大家吃好喝好啊”刘老头招呼着众人。

“哪里没菜啊,这可都比着过年的菜式整了。老弟啊,这孙子你也有了。以后啊,你家的日子可就越过越好咯。”族长摸着胡子笑着说。

“老哥说的好,我现在瞧着就是有盼头了。以前这心啊,空唠唠的。今天啊,都装满咯。这孙子要是能得老哥你起个名那就更好了。哈哈哈哈…”刘老头的大笑声传出去好远。

这族长年轻时那可是过了童生的,读书人起的名字可不比自己这泥腿子起的多了书香气哦!刘老头心里的盘算亮堂着呢。

“九叔您瞧瞧,老刘头家的饭果然是不能白吃的,这随了喜钱还要费点脑子哦。”众人听了族长这话又是爆发出一阵哄笑。

族长静思了会晃着脑袋说道“君子当以‘诚’以‘能’立世,老弟这两字你选一个如何?”

刘老头很感动,不亏是得过童生的。看看人家这处事手段。他即给自己面子帮娃儿起了名又让自己可以亲自选名字。真是太好了。

“哎哟,谢谢老哥哥哎。好好好,这两字都挺好。要不是组一起这名字不好叫出口,我倒想两个字都要了。哈哈…”

刘老头思量了片刻选了个‘能’字。他就想他乖孙以后干啥都很能。

这餐饭食宾客尽欢,直到接近傍晚才结束。刘大回到自己屋里时婆娘正抱着儿子哄着,妮儿躺在一边挥动着自己的小手。他觉得很满足。

“回来啦,听你们笑的可开心了。”张大兰抬头问了句。

“嗯,都很高兴。爹还让族长帮儿子起了个名字呢。”

“啥”张大兰很激动,要知道族长可不轻易给人取名。

“起的啥名啊”她接着追问。

“起了两个字,咱爹选了个‘能’字。以后咱儿子就叫刘能了。”刘大说完想了想儿子都有名了没道理妮没名字啊。

但他可不敢让族长给妮起名,不然他爹能打死他。摸着脑袋想了半天,奈何这脑子空空并无半点墨水。

正是苦恼呢,妮对他笑了,还咿咿呀呀的叫着。这咿啊呀啊的还怪清脆悦耳的,想到这他心里一咯噔一下,有了!不如妮的名就叫刘芽吧。

“刘芽刘芽,妮,爹给你起这名可好?”刘大逗弄着女儿的小手问道。

回应他的是奶娃娃更多的咿咿呀呀…

小说《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