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文学
致力于为广大书友推荐精彩小说

求刘芽楚宸刘大义刘莹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网络小说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是著名作者啊一月半的最新佳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呱呱,嘎嘎,哈哈哈…”院子里,头上扎着冲天小辫的刘芽学鸭子叫玩的正高兴呢!又是一年深秋,现在她已经两岁过半了。院子还是那个院子一样老旧残破。“大娃,大娃,你又死哪去啦!还不快回来把你弟换下来的屎尿裤……

求刘芽楚宸刘大义刘莹小说免费资源

《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 免费试读

“呱呱,嘎嘎,哈哈哈…”院子里,头上扎着冲天小辫的刘芽学鸭子叫玩的正高兴呢!又是一年深秋,现在她已经两岁过半了。院子还是那个院子一样老旧残破。

“大娃,大娃,你又死哪去啦!还不快回来把你弟换下来的屎尿裤子洗干净。一天天的到处瞎跑,也不知道帮把手。”偏房里张大兰扯开大嗓门喊着。

“来了,娘。”大娃听到她娘喊她就急忙从灶房冲了出来。自从添了弟弟,她娘是越发爱使唤她了。刚才奶出门前让她去灶房看火了。她哪有到处去玩哦。急匆匆的一不小心还绊到门槛摔了出去。毕竟也只是个五岁小儿,大娃忍不住痛哭了出来。

张大兰听到动静出来就骂开了“你要死啊,摔了还不知道赶紧爬起来。一天到晚毛毛躁躁的,摔不死你。”

刘芽赶紧小跑过来扶她姐姐,还细心的帮她把衣服上沾染的尘土拍掉。

在张大兰心里,这小女儿倒是个省心的。还是奶娃娃的时候就不闹人,一哭多半是饿了,尿了。好带的很。不满周岁就会走路,吃喝拉撒早就不会弄脏衣服了。现在不过才两岁半过说话已经麻溜的很了。倒是她那宝贝儿子现在还爱弄脏衣服,说话吐字也不清。说起来这小女儿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跟她不亲近了。不过她也不难过,不亲近就算了,毕竟只是个女娃,养大就是别人家的,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宝贝儿子啊。现在自己儿子样样比不过她,搞不好就是她太出挑了克的!

“别哭号了,赶紧洗衣服去。呸…”张大兰不耐烦的留下这句话吐了口痰就去里屋哄她儿子去了。

“姐姐,别哭了。走,我帮你洗衣服。”说完,刘芽还踮起脚给她姐擦了把脸。当把手放在冰冷的溪水里时刘芽后悔极了。

小姐妹俩个洗完衣服回来,发现趁着现在地里没活去打短工的刘大回来了。

“爹爹,抱抱”看到刘大,当属刘芽最高兴的。她撒开脚丫子就往她爹怀里冲。

“胡闹,没看见有客人在么?”正厅里头的刘老头吼完就把烟斗往桌面上一敲。

“老哥不要动怒,不碍事。小孩嘛,就这样的。那寿材这事咱就这样说定了,要用的到的话我们家就过来拉。家里事多,我这就先回去了啊。”

“唉,路滑你慢些走嘞!”刘老头给人送门口去了。

“爹爹,那客人是谁啊?”刘芽揪着她爹的胡子问道。

“哦,那是你九叔祖的三儿子,你该喊他三爷爷。他常年不在家的。这不前些天,你九叔祖受了寒,眼见这情况不大好,家里人就把他给叫回来伺候了。他家这一时半会也寻不到合适的木材做棺木,这不就来跟我们打商量先买我们的用嘛。你跟你姐去洗衣服去啦,胡闹,这冷的天,你就这丁点大要是掉水里就完蛋了。”

“可是姐姐自己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啊。”刘芽搂着她爹脖子说。

“心疼姐姐啊,呵呵。我等会给你娘说让她少使唤你姐。真忙就让你姐在家用热水洗。”

“哦哦,爹爹最好了。爹爹你回来多久了,饿了没?要喝热水么,我给您倒去。”不怪刘大稀罕这个小闺女,谁让这闺女这小小个就会心疼人呢!

刘老头送完客人,回头见儿子还抱着小丫头片子聊的热乎顿时就不满了:“刘大你还瞎扯什么呢,赶紧的进屋把寿材搬出来晒晒擦擦,等会人该来搬走了。一天天的竟是事,当年我在那老林子里头找着这棵树的时候,九叔也一眼就看上了,还想让我让给他来着。没想到我宝贝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是得让啊。”

刘老头舍不得,是相当舍不得。

“啊爷,不着急弄。九叔祖他长寿着呢!”刘芽没说大话,人家确实长寿,上辈子她啊爷都千古多少年了,人家九叔祖还硬朗着呢。

“你个丫头片子知道啥?不管你嘛事,一天天的啥都咧咧!”老刘头只当这小孙女今天话多,也没放心上转身上屋里头烤火去了。

“爹,真不用搬。你信我!”刘芽又给她爹强调了一遍。刘大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让她去找姐姐玩去。

看着爹爹忙碌的身影,刘芽握了握拳头。其实她心里也明白,爹他们是不会信她的。她之所以还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对她以后有预测能力的事做铺垫而已!毕竟有着上辈子的记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事,她清楚的很!

刘大搬这寿材已经连续搬了五日了。日日早上搬出来入夜背回去的。总这样折腾也不是个事啊,加起来也二百多斤呢!寻思一番后他决定找自个老爹拿个主意。

“爹,要不我去九叔公家瞧一下吧,这东西还要不要了。”

“行,去吧。你三哥给的定钱在这你给拿上,顺带去屋里找你娘把上次你三哥带过来的那两匹布给送回去,我看人家多半是不用咱家这东西了。咱也不赚人家这点便宜,快去快回吧。”

“哎,知道了爹。”

刘大在上房自是对他娘费了一番口舌,才把那两匹布拿到手的。看着儿子跑的飞快的身影,刘老太太真觉得恼死了。死老头子,不上道,这人送的礼物哪有还回去的道理嘛!那两匹布除出一匹给他们三个爷们儿各做一身衣裳。剩下一匹到年底装点人情用多好啊。这不都是银钱么,好生气!今日夜饭除了孙子加个蛋,其他人都给我喝稀的吧!

刘大这边他可不知道就这一会儿功夫,他娘就决定让他们晚上喝稀了。他这刚到九叔公院门口就发现九叔公现下果然大好,都已经能下床由三哥扶着在院里走动了。看到这刘大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芽儿那丫头还真说对了。

“九叔公,三哥。”刘大进了院打了招呼。

“是你呀刘大,来看我的啊,真是有心啦。快,快进屋里坐,喝口热茶暖暖身子。”九叔公当即招呼刘大进屋。

“不喝茶了,叔公,我就是来找三哥说点事儿。一会就家去了。”

“哦,那你们聊。”老人也不勉强,转身叫大儿子把自己扶回房去,给他们让出谈话的空间。

“三哥,九叔公真是大好了,可喜可贺啊。我爹想着应该就是大好了,他老高兴呢。他说了,这两匹布我们家无功不受禄,就给您送回来了。”

“别介呀,兄弟。这就当是我这个做大伯的给这几个娃的一点心意嘛。快拿回去拿回去,免得人家笑话,哪有送礼出去还往回带的。”

两匹布让两人好一番推让。最后硬是让刘大抱回来一匹。刘老太见着,可算是高兴了一点。并决定今天夜饭他们爷三一人给吃一个苞米面馍馍。刘大没空理会他娘的高兴。他急着去找他的小女儿。

“芽儿,告诉爹。你怎么这么肯定你九叔祖不需要我们家的寿材的。你还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吗?”刘大现在很紧张,胸腔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着。他有一种预感,小女儿可能会给他一个很大的惊喜。

“是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告诉我的呀,他说他家住在山上,山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听他的话呢。爹,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没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呢!他说我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可以问他,他要是知道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也会告诉我,但是他也说了,我能感应到他的事情,不可以跟你以外的其他人讲。不然他就再也不理我了。”刘芽这番早在肚子里打好的草稿,成功把她爹忽悠了过去。

“那一定是山神。芽儿呀。你那是感应到山神啦。”刘大很激动,他觉得那就是山神。这刘家村四面环山,山后面又是延绵不尽的老林子,那么多山有山神不是很正常么。他们村每到冬季入山狩猎的时候,不都是要祭祀祷告山神嘛。所以他一点也不怀疑刘芽说的话。

“哦,原来那个白胡子爷爷叫山神哪。那爹,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两个知道,你不要再说给别人听喽,连爷奶也不行说的,不然白胡子爷爷就再也不来找我玩了。”刘芽不想让他爹以外的人知道,特别是她奶这张大嘴巴,他奶知道就等于全村人都知道了。那样对她没什么好处!

“好的好的,爹保证,爹一定不会往外说。”刘大,他不傻。这年头,但凡看谁说山神附体,都是杀鸡宰猪摆香案,又唱又跳的。没听说哪个请神像他这女儿一样,睡一觉到梦里来的。怀璧有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

小说《农门萌主:团宠大佬两岁半》试读结束